告别“1元时代” 共享充电宝是“价格刺客”?

  来源:羊城晚报 中国青年网沈钊2022-09-09
打印本文
核心提示:近日,共享充电宝成“价格刺客”这一话题被广泛讨论。距离去年8月底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出手”对共享消费品牌进行行政指导才一年,共享充电宝确实出现大幅涨价吗?9月7

近日,共享充电宝成“价格刺客”这一话题被广泛讨论。距离去年8月底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出手”对共享消费品牌进行行政指导才一年,共享充电宝确实出现大幅涨价吗?

9月7日,羊城晚报记者走访调查发现,就广州地区而言,目前市面上大多数共享充电宝的租借价格为2-4元/小时;一些特殊地点如广交会展馆、白云机场的共享充电宝价格会达到6元/小时。对此,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认为,目前共享充电宝的价格仍然处于较为合理的区间,但随着价格上涨,相关企业的产品能力、服务能力并没有相应提升,这是消费者产生不满的主要原因。

调查显示,广州共享充电宝并未集体涨价

近年来,共享充电宝行业竞争格局重塑,市场份额进一步向头部企业集中。头豹研究院发布的《2022年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市场研究报告》显示,当前共享充电宝行业头部企业竹芒、怪兽、小电、美团市场设备占比超过90%。

为了调查共享充电宝的实际价格是否如网传的“频繁涨价”“租价‘破5’”,9月7日,记者随机调查了广州珠江新城商超、广交会展馆、白云机场航站楼等地上述4个品牌的共享充电宝价格。结果显示,以K11、高德置地等为代表的繁华地带商超,共享充电宝的价格集中在2-4元/小时,该价格与其他常见的共享充电宝使用场景下的价格一致。不过,即便是同一商超内,同一品牌的充电宝也会存在价格上的差异。以搜电充电宝(竹芒科技旗下)为例,其在高德置地冬广场某商户内的点位充电价格为2元/0.5小时,即4元/小时,而同一商超内的另一家商户的点位充电价格为3元/小时。

此外,在广交会展馆、白云机场航站楼等使用场景中,共享充电宝每小时租借价格普遍在5元以上。其中,广交会展馆内某点位美团充电宝的价格为6元/小时,某点位怪兽充电宝价格为5元/小时。

上述情况是否为涨价过后的情况?竹芒科技在近日的回应中表示“近一年来肯定是没有涨过价的”;怪兽充电也回应称“未涨价”。此外,多家充电宝企业均对记者表示:“商户主体意愿是影响该点位价格是否调整的重要因素,不过品牌对充电宝价格有上限管控机制,以更好地保障用户体验。”综合企业回应及记者调查的结果来看,广州地区个别点位的充电宝价格可能发生过调整,但是整体上并未出现大幅涨价的情况。

告别“1元时代”,共享充电宝需“涨有所值”

记者梳理发现,共享充电宝行业其实在2019年就告别了初创期的“1元时代”,且频频被曝集体涨价。不过,2021年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出手”后,共享充电宝企业进一步完善了定价规则,如与合作商户沟通协商降价、降低计费单元(从每小时收费变为每半小时收费)、新增“3分钟内归还免费”规则等。

“共享充电宝目前的价格仍然处于合理区间内。”张毅表示,未来相当一段时间内,消费者对于共享充电宝仍然是有刚性需求的。不过,艾媒咨询近几年来的调查显示,超过九成的消费者对于目前共享充电宝的服务是不满意的。尤其近年来共享充电宝价格上涨,但其产品能力和服务能力并未有成正比的提升,这是消费者认为共享充电宝“价格贵”的主要原因。

正如许多消费者吐槽的那样,当前手机产品的电量越做越大,但是共享充电宝的功率并没有及时跟进。在记者扫码租借到的3个平台的充电宝中,美团充电宝显示功率为5V=2.4A,即12W;怪兽充电宝功率为10W;小电充电宝功率为10.5W。

相比之下,目前除了苹果手机仍停留在“20W快充”的水平,新推出的主流安卓手机的充电速率往往高达数十瓦乃至上百瓦。这意味着使用共享充电宝充电一小时,手机往往仍处于“电量焦虑”的尴尬境况,消费者不得不花费更多时间将手机的电量补充到可以“安心”的水平。如要通过共享充电宝充满一部普通手机的电,需要至少3-4个小时的时间,这意味着充电宝的租赁费用往往超过10元(以3元/小时计算),特殊场景下甚至达到24元(以6元/小时计算)。

张毅认为,同共享单车一样,共享充电宝企业也需要精细化运营,着力提升产品能力和服务能力。除了在产品充电速率方面下功夫之外,企业还需要解决服务过程中可能出现的各种痛点,提升消费者的满意度。

企业面临压力,是否应开启多元化道路?

在业内人士看来,共享充电宝频繁涨价的直接因素,是目前一二线城市的共享充电宝点位饱和,以及疫情影响下的亏损风险加大。数据显示,受疫情持续影响,2022年上半年,共享充电宝行业头部企业的日均流水较去年同期均有不同程度的下降。此外,上游原材料的涨价较为明显。以锂电池的原材料碳酸锂为例,出厂价从 2021年中期的每吨9万元,上涨到现阶段的50万元以上,这也给共享充电宝企业带来了一定的成本上涨。

不过,经过数年的洗礼与沉淀,共享充电宝行业已步入成熟发展阶段。为了摆脱长久以来“只赚吆喝不赚钱”的局面,自去年以来,“轻资产化”成为了该行业顺势而为的优选项。如竹芒科技通过成熟的代理模式,可以以较低的销售费用渗透至下沉市场,形成庞大的点位网络;截至2022年5月,小电科技将所有直营点位转为合资代理点位,缓解自身的现金流压力,同时实现点位拓展效率和点位维护质量的平衡。

值得一提的是,为了摆脱一直以来“盈利单一”的问题,共享充电宝头部企业们还开始探索新的盈利模式。如怪兽充电在去年年初推出一款白酒,并开始以“消费科技公司”自称;竹芒科技则在今年开始布局电动自行车充电桩、无人零售柜、储物柜等产品。

分析师认为,由于受到企业竞争壁垒小、用户转换成本低等因素的影响,产品租赁仍然是目前共享充电宝行业最核心的商业模式。在张毅看来,多元化应该是在单一主业做得非常成功、可挖掘空间不是很大的前提下再去做。

数据显示,当前,国内共享充电宝在一二线城市的渗透率高,市场竞争激烈,但是三四线城市还具有增长的空间和潜力。张毅表示:“我不建议共享充电宝企业盲目做多元化,只要将共享充电宝业务继续深挖,不用担心没有可观的收入和利润。”

(编辑:鸣嫡)


告别“1元时代” 共享充电宝是“价格刺客”?

 
[责任编辑: 315xwsy_susan]

免责声明:

1、本网内容凡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网"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资料,版权均属315记者摄影家网所有,转载、下载须通知本网授权,不得商用,在转载时必须注明"稿件来源:315记者摄影家网",违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出于研究学习之目的,为北京正念正心国学文化研究院艺术学研究、宗教学研究、教育学研究、文学研究、新闻学与传播学研究、考古学研究的研究员研究学习,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涉及作品、图片等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看到后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