横店复工后,无戏可拍群演过剩,副导演自救拍段子为生

  来源:腾讯新闻,快手摄影,视频,马崇炎,郑海鹏2020-05-14
打印本文
核心提示:4月下旬起,浙江横店影视城重启复工,但由于筹拍剧组有限,很多群演无戏可拍选择了逃离,留在横店的大部分人也不得不面临转型,以多种方式开展自救。横漂7年的“剧组副导演老桐”也放下身段,积极为团队找出路。

五一最后一天,老桐在车站接到了粉丝小万。

“你刚满十八岁就想着来横店拍戏啊?”在去横店的路上,老桐问身边的男孩。

“嗯。”他低头看着手机,不知道是真的漫不经心还是没有勇气正面回答这个问题。车后备箱放着一个行李箱和一把吉他,他从贵州老家只带了这两样东西。

男孩叫小万,是老桐在快手直播间的粉丝。受疫情影响,横店大量剧组停摆,即使像老桐这样混迹横店7年的“群头”(群演组织者)也不得不通过短视频糊口。在每晚的直播间中,老桐依靠多年的积累,揭秘了不少横漂生存状态与拍戏内幕,吸引了许多同样怀揣演员梦的粉丝。

看着这个满怀期待的十八岁男孩,老桐却心情复杂——这个承载着梦想的行业,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迎来春天。

“现在缺的不是演员,而是戏”

鸿运照相馆墙上的横漂简历。

跟贵州小万一样,2013年老桐从广西初来横店时也是个不善言辞的愣头青,当时群演的工资是40元一天,疫情前涨到了100多元。

5月6日,老桐带着小万去派出所办理了暂住证,随后把他送到相对实惠的旅店居住,又帮他打印了几份简历,而最重要的“演员证”需要自我隔离14天后才能办下来。

鸿运照相馆的墙上,日积月累,贴满了群演们的个人简历和照片,这家照相馆是横漂们的小据点,每次看到满墙的照片老桐都唏嘘不已。

7年间,在横店,老桐见证了太多人的到来和离开,“大多数人怀揣演员梦来横店漂泊,可是一到横店就认清了现实”。

老桐在拍摄现场给团队成员讲戏。

本以为2019年是横店影视寒冬的“极点”,新的一年情况会有好转,但一场疫情过后,老桐发觉真正的危机才刚刚开始。

往年五一前后的横店至少有一百多个剧组在拍摄,群演根本不愁找不到工作,今年却只有二十多个。短短几个月的疫情打翻了很多横漂人的饭碗。

不景气的影视行业大环境,让老桐重新思考自己的出路在哪里。

万盛街街头,随处可见的直播活动。

在横店网红地万盛街,每晚都会有很多横漂群演聚在一起做直播,屏幕前的主播大谈拍戏经历、明星八卦、王宝强式的逆袭梦,屏幕那头的老铁们边提问边刷礼物,从晚上七八点持续到深夜。

在无戏可拍的情况下,很多群演开始试水短视频和直播,并依靠平台分成和粉丝打赏谋生。

一心想拍戏的老桐为了生活,也不得不入局,并着手策划自己的短视频段子。“我以前只想拍有深度的作品,从来不拍段子,但是没办法,现在缺的不是演员,而是戏”。

老桐的团队在横店影视城。

早上9点,老桐会带着团队5位成员到事先商量好的地点集合,随后入园拍摄。最近他们的“戏路”是古装短片,主题是揭秘各种影视剧片场。全部道具加起来2000多块钱就能搞定,拍摄的视频多为无厘头、雷人场面,比如揭秘影视剧中出现的道具,用烟饼模拟剧中的生火的场面,“这些网友最爱看了”。

老桐既是导演,又是主演,给自己安排的是一个“店小二”角色。偌大的横店影视城有十多个拍摄基地,大部分闲置,老桐可选择的短视频场景有很多。

烟饼产生的效果与演员的表情。

现实生活中,常人很难想象影视剧居然是这样拍摄的,片场揭秘类视频深受粉丝喜欢,老桐团队的短视频获得的流量扶持也很多。

从2018年8月现在,老桐拍摄上传的短视频已有1500多个。而这些带来的收入,也只能让老桐团队的六人勉强维持温饱。这样的局面还要维持多久?如果影视大环境不恢复,老桐看不到未来在何处。

“拍短视频原来这么难”

老桐偶遇一个正规剧组,拿起手机一顿操作。

近两年来,在横店和象山等影视基地,经常会看到三五成群、身穿戏服的演员出没在各大影视城中,他们区别于正规剧组,既没有专业的拍摄设备,也没有成熟的剧本。

他们用智能手机拍摄几个人合作演出的搞笑段子,拍摄脚本和思路往往也是临场发挥。视频会发布在短视频平台,借助拍短剧实现自己的演员梦,或者提升知名度。

4月份横店复工后,影视城中活跃的短视频团队暴增,其中大部分人在拍摄特色鲜明的短视频段子,题材不局限于古装戏,谍战剧和现代剧也会成为选择的对象。

据说是杨幂的座驾停在酒店,老桐冲进去拍摄。

横店几乎变成了一个“快手村”,人人都拿着手机,拍明星,拍自己,目光所及的一切都可以用来吸引流量。

随着复工加速,陆续有剧组开机,一些知名影星也进驻了横店,因此很大一批群众演员以直播明星生活为突破口。

老桐有时候会和团队成员一大早来到演员化妆的酒店外等候,只为拍摄明星下车进酒店的两三秒,吸引粉丝观看。

杨幂等明星快速钻进座驾,避开人群,所有人都没拍到什么好素材。

据老桐介绍,很多粉丝会在直播间了解偶像的生活,疫情期间靠拍摄直播明星为生的群演们数量急剧增加。酒店外能看到几十人高举手机蹲守明星下车的盛况,但明星往往带着帽子口罩,十分“高冷”。

“我以前比较喜欢拍相对‘高大上’影视剧,但是为了生存,所以也只能投身到短视频中,没想到拍短视频原来这么难”,老桐说。

无论如何,老桐在这场影视行业的“暴风雪”中存活了下来,团队得以保全,而无数横漂已带着破碎的梦想,默默离开了。

“不建议大家现在来横店工作”

直播中的老桐

“曾参与《陈情令》、《花千骨》、《择天记》等百部电视剧,还有幸参与真人秀节目《爸爸去哪儿》、《跑男第二季》……”老桐在自己的简介里写到,他坦言这有一定的包装成分,但真的都有参与。

这些是他横漂7年的成就,7年间老桐见证了横店的鼎盛时期,那时古装剧大行其道,同时开工的大小剧组就有上百个,群演根本不愁无戏可拍,老桐带领的群演基本上24小时连轴转,跑完这个剧组,简单休整片刻就会赶往下一个。

很多网友对横店仍充满想象,在老桐每个视频下面都会有几个粉丝询问最近的直播时间,也有很多想来横店发展的新朋友会提有关来横店演戏的各种问题,老桐都会在直播间一一解答。

老桐与团队合影

最近老桐回复给粉丝最多的就是,目前不建议来横店发展。因为现在戏少活儿少,而且所有新人来横店都需要自我隔离14天才能申办演员证件,相当于14天里没有收入。

疫情期间,直播间仍有粉丝前来横店试水,只要事先联系老桐,老桐都会开车自愿去接送这些怀揣梦想的年轻人,本篇开头小万就是其中之一。

小万母亲来电,老桐帮忙解释。

“喂阿姨啊,办演员证只需要交十块钱的工本费,没有任何培训费用,什么都不用交……”电话那头小万的母亲反复确认儿子是不是被骗了,老桐解释了半天对方才算放心。

老桐坦言,7年前初来横店时,鱼龙混杂,自己也被骗过,迷茫过。“大多数人会怀揣演员梦来横店漂泊,可是一到横店就认清了现实。”他想尽可能帮助年轻人,作为老横漂,有责任去帮助他们在横店站稳脚跟。

老桐回忆在拍摄电影《天将雄狮》的时候,他曾亲手把自己编写的武侠类剧本递给成龙,希望能得到大哥的赏识,但是最终未能如愿。从心怀梦想到甘于平凡,如今苦苦坚持的他也说不清,心中的那颗火种还在不在。

老桐团队中午在拍摄基地吃盒饭。

几年里,老桐从群演做起,一路成长为群头、影视副导演,参与拍摄的影视剧更是数不胜数。未来他最想做的事情还是拍影视剧,但他也非常看好短视频,“感谢官方提供了一个这么好的平台”。

梦想执导自己写的剧本,完成拍摄起码需要500万元的投资,那是他心中仍未熄灭的一个念想。目前影视行业不景气,老桐只想在这段特殊时期拍短视频,做直播,安安稳稳的度过。

至于那些遥远的未来,老桐不敢多想。


横店复工后,无戏可拍群演过剩,副导演自救拍段子为生

 
[责任编辑: 315xwsy_susan]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www.315xwsy.com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315记者摄影家独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