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击黄冈、孝感防疫现状:村民回家得“接力” 最后还得步行5公里

  来源:红星新闻蓝婧 潘俊文 沈杏怡2020-02-09
打印本文
核心提示:这个春节,武汉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截至2月8日,武汉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已过万。官方数据显示,因为春节和疫情影响,有约500万人离开武汉。自1月1日至26日,黄冈接收了武汉16.56%的迁出人口,孝感接收了武汉16.47%的迁出人口,是接收武汉输出人员最多的两地。

这个春节,武汉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截至2月8日,武汉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病例已过万。


但值得关注的不止武汉。黄冈距武汉78公里,高铁最快27分钟就可到达。据媒体报道,武汉封城前三天,黄冈、孝感位居武汉出行目的地的前列,而地方医疗资源的欠缺又让这些地方的疫情更为严峻。最新数据显示,黄冈、孝感等地仍是武汉之外全国疫情最严重的地方。

过去一周,红星新闻实地探访了黄冈、孝感、鄂州等地,报道武汉之外的一线防疫现状。

确诊前一天,一位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疑似感染者偷偷跑出孝感一家乡镇卫生院,敲开亲戚家的门,亲戚挨不过面子,帮他做了一顿饭。医生一直从医院追到亲戚家,只能给他们一顿臭骂。“他们意识太淡薄了,急死个人。”该卫生院医生余明光说。

直到2月3日,这个基层卫生院医护人员加起来也不超过10人,每天平均接诊周围多个乡村的数十个发热病人。“只能初筛。”余明光说,因为医疗条件不够,高度疑似的只能往县里转,剩下的在卫生院隔离。

官方数据显示,因为春节和疫情影响,有约500万人离开武汉。自1月1日至26日,黄冈接收了武汉16.56%的迁出人口,孝感接收了武汉16.47%的迁出人口,是接收武汉输出人员最多的两地。截至2月8日,黄冈确诊新型冠状病毒肺炎2041例,孝感确诊2313例,成为武汉之外全国疫情最严重的地方。

乡镇:疫情防控的“最后一公里”

余明光已经十几天没回家,没见到自己小孩了。

从除夕以后,他和他所在卫生院的医护人员就没休息过。卫生院还有一个在哺乳期的女医生,小孩刚出生2个月,她没办法回家,只能让孩子喝奶粉。

作为疫情防控的“最后一公里”,他们每天接诊来自周边各个乡村的病人。前些日子,县城医院人手不够,从各乡镇卫生院抽调医护人员,余明光所在的卫生院又抽走了一位护士。

卫生院里,发热病人和一般感冒患者混在一起,就诊人数众多。床位和医护人员有限,一般两天不发烧,医生就会建议病人回家自我隔离。

医护人员一套防护服穿四五天,晚上用紫外线消毒,第二天继续用,这是常事。卫生院给大家发了普通口罩,大家又各自想办法通过各种渠道购买N95口罩。

跟城市相比,农村的防疫体系脆弱。相关数据显示,截止2018年底,全国还有46个乡镇没有卫生院,有666个卫生院没有全科医生或者执业(助理)医师,1022个行政村没有卫生室,6903个卫生室没有合格的村医。

“心理压力大。”余明光说,乡镇医院没有足够的防护,也不能轮班,隔离和休息都成问题。“工作在门诊、科室,睡觉、隔离就在办公室和寝室,吃饭都在食堂,跟隔离在这里的病人一样。”

余明光说,因为医疗条件不够,剩下的在卫生院隔离,高度疑似的只能往县里转。

困境:希望穿上“铠甲”战斗

黄冈红安县因缺少各类医疗设备,防控工作指挥部也开始向社会寻求援助,包括救护车、监护仪、呼吸机,殡葬车等。红安县相关负责人告诉红星新闻,县城医院每天需要到周围乡镇接疑似感染病人,以前拥有的设备完全不够用,比如救护车就很紧张。

以黄冈罗田县为例,万密斋医院和罗田县人民医院是当地收治病人最多的医院。前段时间,万密斋医院医护人员自制防护设备的视频在网上火了,医生们或用塑料布罩在身上,或穿着纸质的一次性隔离衣、戴着游泳镜作为防护。

日前,医院收治了一位高度怀疑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病人,在没有有效防护措施的前提下,初步估计有10位医护人员与其接触。无奈之下,这些与该病人有接触史的医护人员进行了自我隔离,“下了班也不回家,怕传染给孩子。”

罗田县万密斋医院原名罗田县中医院,是一家二级甲等医院,现有职工392人。此前,这家医院在网上发出了捐赠公告,罗列出N95口罩、医用防护服、医用一次性乳胶手套、护目镜等防护用具。

1月29日,有医生称,该院急诊科的防护服“就剩一套了”。这位医生告诉红星新闻,现在医生也不知道医院里还剩多少套防护服,但每天限量领取。带着游泳镜的护士们在打针做皮试时,为了看得清不得不把游泳镜取下来。

A医生告诉红星新闻,大约十多天前,医院接诊了一位疫区回来的产妇,“这名产妇出现了发烧,肺部CT显示感染,高度怀疑为新型冠状病毒肺炎。”A医生说,在这名产妇的接诊过程中,医护人员都没有穿着防护服、护目镜。

而让A医生无奈的是,在相关科室医生告知了产妇家属,高度怀疑是新型冠状病毒肺炎,需要立刻转往另一所定点医院时,产妇和家属却拒绝了医生的建议,“产妇情况特殊,我们也不能强制转院。”

还好,困境慢慢开始有所缓解。最近,该医院药剂科负责后勤供应的主任告诉红星新闻,医院通过提前预案采购、捐赠和调度等方式,目前物资“短期内是没有问题的。”

转机:黄冈市区发热门诊人数减少

黄冈约有750万人口,下设一区(黄州区)、二市(武穴、麻城)、七县和一个县级农场。此前黄冈公布发热门诊31家,肺炎救治定点医院13家,但其中只有两家三甲医院。

黄冈是湖北省除武汉之外第一个建立“小汤山”的地区。在“黄冈小汤山“(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收治病人前,黄冈市区有三家定点医院,分别是:黄冈市传染病医院、黄冈市惠民医院以及黄州区龙王山老年公寓。

黄冈市惠民医院

在黄冈市惠民医院,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疑似感染者陈先生的姐姐告诉红星新闻,惠民医院以前是社区医院,成为定点医院后临时改造出一个隔离区,医护人员是从附近市中医院以及县级医院抽调组建的。医院位于大别山创业中心里面,旁边是黄冈职业技术学院附属医院和大学生创新创业实践基地。医院被临时堆砌的砖墙包围着,墙角还散落着一些没用完的砖。

沿着病人通道往前走,不时有救护车呼啸而来,将病人送进门,然后离开。有四个医护人员,分很多次,将几个氧气瓶从医院里抬出来。每天下午4点左右,一些患者的家属会来到医院,隔着墙将物品递给护士,让护士帮忙转交。

疫情爆发后,山东医疗队和湖南医疗队先后支援黄冈。被分配到黄冈的医生田龙营曾在《战“疫”日记》中描述:“我们工作的医院是黄冈市传染病医院,这个医院自2003年SARS结束以来已经基本废弃,改造以后重新使用,条件非常差。病房楼一共四层,开放5个病区,每个病区开放20张床位。ICU是由办公区会议室改造的,总共130平米左右,编制10张床位已经比较紧张,计划收到20人左右,通风和保暖的问题没解决,温度非常低,层流更没可能,没有压缩空气,没有中心供氧,呼吸机工作起来噪音会很大,信息系统手写也比较麻烦,房间医疗垃圾没有工人及时清除,医务人员休息及洗澡的地方存在问题。”

1月28日,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启用,陆续有患者转入,情况有所好转。到2月3日,黄冈市区全部确诊病例、重症病例、危重病例均转入大别山区域医疗中心。

黄冈市中医院的发热门诊。

黄冈市中医院的发热门诊

2月4日上午,红星新闻探访了黄冈市中医院的发热门诊,记者看到前来就医的发热患者不多,曾经的输液区已经没人。因为病人不多,一位医生在发热病人专用通道里,走来走去,等到病人在其他科室检查出来,他才与病人一起进门诊。他告诉记者,这两天发热患者的人数明显下降,连日加班的他们终于可以长舒一口气。

黄冈市区某超市

黄冈市某超市排队的市民

防控升级:买东西排队间隔1.5米以上

此前,陈女士一直觉得惠民医院条件不好,希望弟弟转院,现在愿望终于实现了。最近,陈女士给红星新闻打来电话,她说弟弟当晚已经被转到黄冈市中等职业学校的学生宿舍。但她又出现了新的烦恼,没办法像以前一样方便看望弟弟了。一是隔离点进不去,二是黄冈市实行了严格的出行管控措施。

实际上从2月1日开始,黄冈疫情防控就不断升级。先是严格限制居民出行,随后又加强市区经营性商业场所管控,除商超、集贸市场、药店外,其他经营性商业场所暂停营业。据人民日报报道,每户家庭每两天可指派1名家庭成员上街采购生活物资,其他人员除生病就医、疫情防控工作需要、在商超和药店上班外,不得外出。即使村里人有亲戚朋友来送菜送东西,也只能送到村口。

黄冈之后,黄石,鄂州等多个城市也开始对居民出行进行管控。在黄冈市各条道路上,红星新闻发现除公务车、急救车等与疫情相关的车辆外,只有极少数私家车行驶。在各大十字路口均有卡口,执勤人员对每一辆过往车辆检查,有相关通行证的才予以放行,有的私家车在卡口处只能调头往回行驶。

赤壁一路多个小区的车辆入口均被封闭,门口站着社区工作人员和戴着红袖标的志愿者。一位小区工作人员介绍,他们小区有800多人,从2月1日开始每个人出入小区都要登记,根据出行记录控制每户家庭的外出人数。记者看到登记簿已经写满了几页,上面写着出行人的姓名、电话、住址、出行目的等。“前两天有些居民不习惯,不让出去就和我们吵。”上述工作人员说,现在大家基本都理解了,出门自觉登记,配合量体温,一次出门买三四天的生活用品。

在超市,市民戴着口罩,排起长队,入口处需接受体温检测。超市入口处不仅在地面划了线,还设置有标志,提示顾客在进出、购物、称重、付款期间保持1.5米以上安全间距。

记者发现超市货源充足,没有出现涨价,大多数市民的购物筐里都装着满满的素菜、水果、鸡蛋及一些日常用品,有的甚至一个人买了三四个购物筐。超市提供了便民服务,市民可以租购物车,推着物品回家。

不仅市区,湖北各个县和乡镇的管控也不断升级。孝感孝昌县的张健康告诉红星新闻,她见证了孝昌县防控升级的整个过程:大年初一3个城管人员拖着音响去各个小区,劝大家不要走亲访友,出门要戴口罩;随后先是关闭对外铁路交通、市内公共交通,封闭高速路、国道、省道;最后从2月3日起,每户家庭每三天只能派一名家庭成员到指定购物点采购生活物资,有的居委会甚至组织集中采购,再分发物资。

黄冈市某小区社区工作人员和志愿者对居民出行进行登记

据人民日报报道,每个社区会对每栋楼进行“地毯式”排查,在一本社区疫情花名册上,每一位被监测的人员,注明了住址和房间号,更重要的是配备了三至五位工作人员。每位监测对象,都由工作人员和社区医生每天上门量两次体温。

华河镇一位村民组长告诉红星新闻记者,鄢家村平时只有三位村干部,但是要面对几十户从外面打工回来的家庭。“每天光统计隔离情况和量体温就要消耗巨大的精力,每天要查两次数据,开会时不断强调漏报瞒报的责任。同时村干部还要组织村民截断道路、设卡。”上述村民组长说。

黄冈各大十字路口均有卡口,执勤人员检查过往车辆。

封路设卡和想方设法回城的人

设卡封路是当地常态。

据人民日报报道,进入团风县城的主干道上,每走一段,都有一个卡口。执勤的民警介绍,县城里的12个十字路口都设了关卡,没有县防控指挥部下发的临时通行证,不得随意通行。

在红安县,从高速路口到红安县县城,需要经过两道关卡,每个关卡都会对人员和车辆进行盘查,外地人或没有通行证的车里一律不能入内。

一位安姓村民从村里回到红安,得由好几个亲戚接力——一个亲戚骑摩托车将他送到两个乡交汇口,另一个乡的亲戚再用电动车接上他,送他到红安县的关卡处,最后还得步行5公里才得以回家。

周平是仙桃的一位货车司机,主要运送周边县城养鸡户的饲料,自家也有个养鸡场。他的养鸡场距离县城有10公里,距离武汉郊区只有几公里,但是两条路都堵死了,他的车没办法出去运饲料。

2月4日,他告诉红星新闻,目前饲料库存已经不多,好在政府开了绿灯,外省的饲料可以运进来,但是货车不好找。

在从红安县到鄂州市的路上,红星新闻记者遇到了一位回城的人。他1月23日从鄂州回黄冈浠水县过年,随后武汉、鄂州、黄冈等地相距封城,全家被困在了老家。他所在的单位虽然停工,但是很多工作还是必须回城里处理。

1月25日,他准备开车载着全家回城,可是高速路口被封路,只能走国道,国道处处设卡,他换了好几条路也没能“闯关“成功,最后只能返回。过两天他又想到一个办法,涉水过河,让朋友到对面接他们,可当他家人穿着捕鱼服过来后,朋友却打来电话告诉他在20公里外被卡点拦住了。他又带着家人涉水回家。

2月1日,他得知一个有通行证的朋友到县里办事,他向其求助,最终朋友将他带到了鄂州。

(编辑:映雪)



直击黄冈、孝感防疫现状:村民回家得“接力” 最后还得步行5公里



 
[责任编辑: 315xwsy_susan]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www.315xwsy.com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315记者摄影家独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