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曹县“淘宝镇”上的年轻人:海归、博士返乡做电商

  来源:民主与法制时报李晓磊 ,杨可卿2019-07-27
打印本文
核心提示:孟晓霞是内蒙古人,大学本科毕业辗转了几个城市,后来选择去丈夫胡青春的山东曹县老家做电商。胡青春拿下博士学位后,最终也回到曹县家中。


《民主与法制时报》记者 李晓磊 实习生 杨可卿 山东菏泽 报道

晌午,阳光刺眼,屋后大杨树上的知了把孩子哄睡了,孟晓霞缠上围裙,开始做饭。择好的豆角倒进炒锅里,滋啦啦地响。

午饭是鲁西南经典餐饭:馍菜汤。所有食材都是自家地里种的。

孟晓霞是内蒙古人,大学本科毕业辗转了几个城市,后来选择去丈夫胡青春的山东曹县老家做电商。胡青春拿下博士学位后,最终也回到曹县家中。

现在,这对曾梦想扎根大都市的高知夫妻,已习惯了鲁西南的乡村生活。有人问,为钱吗?他们说:“还为了有更多的好故事可以讲。”

“小猪佩奇家的家具是我们这生产的,市面上60%的网红衣服产自该地,日本90%棺木出自曹县,美国木制国旗也是如此……”孟晓霞满脸骄傲地说。

在曹县,像孟晓霞夫妇一样的青年人不在少数。他们都曾想在北上广立业,最后却“逆流”回乡村,站在互联网的风口,扶摇而上。

高学历夫妇“逆流”回乡做电商

2014年的一天,在沈阳陪爱人读博士的孟晓霞跌跌撞撞回到曹县。之所以回来,是为了500套“淘宝”服装订单。

丈夫的家位于曹县大集镇胡楼村。回乡前夕,孟晓霞已开始“触网”电商。发现商机后,她决定“放弃城市”。那时候,村里闲人多,她提着行李、抱着孩子回村时,簇拥在一起的大妈指指点点地说:“在大城市混不下去了,上大学有啥用?”

“连公公都不理解我。”孟晓霞回来前已做好心理准备,所有质疑都抵挡不住她对这片乡村土地的预判。

2014年,曹县政府将三个野蛮生长的“淘宝村”移植到“温室”,开始精心培训。同年,阿里巴巴集团的上市无疑对乡村电商形成强大推动力,并带来无限机遇。

实际上,在孟晓霞来到曹县时,当地电商已初成规模。大集镇丁楼村、张庄村还被阿里巴巴研究院授予“中国淘宝村”称号。

刚回来的孟晓霞并不容易,在完全陌生的领域吃尽苦头。那500套服装的订单,原本以为能正常交货,但她发现当地有些加工厂诚信度并不高,订单虽然完成了,可没挣多少钱。

没有加工厂的孟晓霞,只能慢慢接受很多乡村式的商业规则。

为了拿货,她经常早早守在工厂门口,和众多乡村淘宝从业者争抢货物,有时还得到工厂帮忙。

恰恰是这种逆境成就了孟晓霞。她迅速熟悉了服装生产的各个环节,然后买原料单干。最初的产品是200套秧歌服。由于无场地,她就在自家院子案板上开张了。没想到,生意越做越大,“读过大学还是占优势的”。

在经营过程中,孟晓霞发现,靠着阿里巴巴电商尽管能致富,可也面临一些问题,主要是,曹县以生产和线上销售表演服、木制品为主,产品趋于同质化,销售对象以国内消费者为主。

“是不是可以做原创,将产品卖到国外?”孟晓霞的野心不无道理,她大学学的美术专业,丈夫读的是国际贸易博士。这是孟晓霞夫妇的空间,也是曹县的空间。

所以,2017年,孟晓霞将博士毕业的丈夫劝回老家,自己负责设计,爱人管着销售。几年时间,两人年销售额破500万元,成为村里的电商领路人。

现在,他们再也听不到闲言碎语。孟晓霞分析称:“借助电商,这里的产业发展迅速,从年轻人到大妈大爷都忙着去挣钱了,没闲人了。”

“他们也看到了我们的成功。”孟晓霞说,目前,当地有100多个淘宝村,每个村都有大学生。甚至当时质疑他们的人,也把读完大学的孩子叫回来做“淘宝”。

胡青春对自己的博士头衔也没那么在意了,最欣慰的是,他们得到了父辈的认可。

“在外东奔西跑,

不如回家淘宝”

“北上广那么难,我为什么不回家?”最近几年,有关留在大都市和回乡创业的争议一直不断,高学历年轻人不回去的理由大致趋同:没有机会,或者机会不均等。

五年前,曹县乡村和全国大多农村相似,甚至更加贫瘠。孟晓霞落户的大集镇,人均只有八分地。全镇32个行政村中,省级贫困村有2个,市级贫困村14个。

2012年,来这里上任的大集乡(2015年改为镇)党委书记苏永忠用白居易的一首诗描述村里的情况:“霜草苍苍虫切切,村南村北行人绝。”

当时,村里很多年轻人纷纷逃离,不少土地被撂荒,但有朵奇葩,在荒芜中悄然开放。

刚上任的苏永忠接到派出所所长汇报,乡南面有两个村,村里有老百姓在做服装,存在极大消防安全隐患。于是,苏永忠带着几个干部赶了过去。

推开大门后,苏永忠看到满是布料的四合院,中间是生产车间,最里面还堆满了成品演出服,偌大个院子愣是没有落脚之地。

而这些产品不是在实体店销售,而是靠坐在床边的几个年轻人,敲着电脑在淘宝上将产品卖出。这趟计划外的暗访,让苏永忠和同事受到震撼:“是个好苗子,要扶植也要引导。”

于是,两个“野生”的淘宝村中的20多个农家小院挂上了“重点保护企业”的牌子。

同年,这两个村庄被阿里巴巴命名为“淘宝村”。“淘宝村”的标准之一是,年营业额达到1000万元。这大大刺激到了曹县传统的演出服、木制品等行业。

不过,政府也意识到,要获得长远发展,人才是关键。可当时的曹县,电商人才急缺。

阿里巴巴国际站工作人员宋中杰介绍说:“去一个企业问老板,想做跨境电商吗?”“想。”“企业有本科生员工吗?”“没有”。

“有大专吗?”“没有。”

“有中专吗?”“对了,我小姨子是中专,我把她喊过来。”

就这样,老板们的小姨子、小舅子、表弟、表妹、堂弟、堂妹,甚至公司会计,经过培训,就成为曹县第一批专业电商人。

几年前,一个叫张金涛的大集镇年轻人经过“淘宝大学”培训,第一个通过阿里巴巴速卖通把商品卖到海外,买家来自英国。政府直接奖励他一台电脑,并披红戴花敲锣打鼓游遍全村。

为了吸引人才,苏永忠还撰写了2000多字的“劝归创业书”——《致外出大学生和务工青年的一封信》:“在外东奔西跑,不如回家淘宝。坐在家里敲打键盘,就可以跟上时代的节拍,奏响青春创业的乐章。家乡已张开热情的双臂,为你们打开创业的大门。”

据曹县电商办主任兰涛介绍,截至2018年年底,曹县本地人和外地人创业、就业人员突破1.2万人。仅大集镇,就有近700名本地、外地大学生。

带动了当地百姓脱贫

孟晓霞的故事,很大程度上为了孩子,“等长大了,能告诉他们,父母没有虚度青春。”她最幸福的是,晚上陪孩子一起看少儿节目,孩子会突然指着电视说,“你看,小朋友们的衣服是妈妈设计的。”

如孟晓霞一样,很多高学历人才的故事不同,但作用相同。因为他们去了曹县后,又促进了电商进一步壮大。

烟台大学毕业的赵靖说:“90%的红色革命系列演出服是我生产的。”

李如启是双龙木业的老板,他的儿子李子震大学学日语,毕业后通过阿里巴巴国际站,将木制品卖到日本、欧美等国家。他们生产的棺木占日本市场的30%。在一个纪录片中,一位日本老者对他们鞠躬:“感谢让我们的灵魂得到安息!”

最让曹县淘宝从业大学生自豪的是,通过电商,不仅成就了自己,还带动了当地百姓脱贫。毕业于马来西亚双威大学的刘博,在曹县创办贸易公司后,带动了50名村民致富;毕业于上海理工学院的李照庆,在曹县创业后,安置了30多名村民就业。

另外,曹县电商发展,在推动演出服、木制品等传统产业的壮大时,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创造了更多的创业就业机会。在曹县隆化店村,有超过3000多家木制品配套企业,涵盖抛光、喷漆、拼装、雕刻,包装等行业。

很难想象,生活在曹县的农民如何掌握市场、让市场折服的。

一位老板说,今年新《权利的游戏》上线后,阿里巴巴国际站通过大数据抓取到结尾曲在海外热度很高的消息,于是及时推荐给曹县的企业,希望以此做一款音乐盒。

这位老板接单后,他将订单下发到每道工序的小工厂。当晚,村民都没睡,趁着灯光,三轮车在村里穿梭,忙着将产品从一个工序工厂,送到另一个工序工厂。第二天早上,几千件包装好的成品,摆在仓库里等待发货。

兰涛说,目前每天有一列火车,将木制品从曹县运至青岛港;同样,每天有一列火车,将木料从满洲里运往曹县。现在,曹县创造了淘宝村新增数量全国第一、木制品跨境贸易第一县、表演服网络销售全国第一,并容纳了20万人创业就业。

数据显示,2018年,曹县淘宝村达到113个。12个省级贫困村发展成为淘宝村,实现了整村脱贫,通过电商带动,全县2万余人实现脱贫。大集镇32个行政村全是淘宝村。

2018年曹县电商交易额突破450亿元。如丁楼村,共有340户村民,288户从事电商产业,2018年全村交易额达到3.6亿元,人均收入4.5万元。

“我的老板是农民”

正午炎热,秦世山坐在茶几主位上给客人泡茶。那是老板的位置,老板不在,自己坐正位。

秦世山来自江苏,之前做海鲜生意,深谙生产管理,他所在的企业凭借电商成为曹县表演服装的龙头企业,仅在大集镇电商产业园,就有两个数千平方米的大车间。

在公司发展最快时,秦世山被老板提升为副总,主抓生产管理。记者问他:“你还走吗?江苏经济更好一些。”

“不走了,我的家在这里。”他回答道。

这是因为,老板将妹妹嫁给了他,陪嫁的是四个天猫店。这不是特例,不少有为的外地年轻人来到曹县,被当地老板看上,不仅收获事业,也收获了爱情。

曾经,大集镇还出现过“招婿”海报,要求大学本科学历,一旦“应聘”成功,就陪嫁天猫店。在当地,一个天猫店的估价为90万元。

有老板称:“我们是‘泥腿子’出身,企业要发展,必须珍惜人才。”

在济南的大学生刘霖眼中:“这里的老板,虽然在农村,但做互联网的意识超前。”

刘霖大学毕业后就业于曹县一家木制品企业,现在做到了CEO,老板就是农民出身。现在,他们的产品出口到五六个国家。老板挣了钱,积累了千万财富,先是小面包换成桑塔纳,现在又换成奔驰350,但他始终不舍得换掉的是他那辆收割机。

到了农忙季节,老板会对自己撂一句话:“我得去收麦,生意交给你了。”然后,他脱掉西装,换上粗布衣服,开着收割机回老家去了。

“有的老板在开会时,会卷起上衣露出肚皮。”刘霖觉得,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尊重人才,会拍着桌子告诉你,按你说的做。”

“当然,他们也有自己的小聪明。”宋中杰说,他们曾给一位老板推荐多个热门产品,最后老板选择了做跆拳道板,“他觉得跆拳道板是用来踢的,踢烂一个就要买一个新的,所以市场潜力无穷。”最后,这个老板单凭跆拳道板,收入千万元。

“没有哪片土地像这里一样,乡土智慧与前沿思维结合得如此完美。”孟晓霞说。

现在,淘宝村建筑和周围乡镇仍无区别,没有高楼大厦,却有了大都市感觉。

从县城通往大集镇的阎青路,每天都忙碌着一辆辆物流和快递车,村道经常被汹涌而至的车流拥堵,比菏泽市中心还堵。“奔驰”商家,甚至还在淘宝村设置了展销会。

晚上10点,曹县县城灯火慢慢消失,淘宝村的夜生活则刚刚开始。粗犷的街道上,出现了咖啡厅、烧烤店、小酒吧。说着普通话的青年,将夜生活带到了这里。

围绕着淘宝村,是无边的田野,“孟晓霞们”和庄稼一起疯长。这里生活简单,但活色生香。原标题:山东曹县“乡村淘宝”故事

(编辑:月儿)



山东曹县“淘宝镇”上的年轻人:海归、博士返乡做电商



 
[责任编辑: 315xwsy_susan]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www.315xwsy.com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315记者摄影家独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