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还在排队等押金的1000多万ofo用户,押金怕是要不回来了

  来源:《三联生活周刊》2019-06-25
打印本文
核心提示:去年年底,ofo爆发押金危机,半年时间过去,ofo的状况不仅没有任何好转,反而在一步步走向穷途末路。
        去年年底,ofo爆发押金危机,半年时间过去,ofo的状况不仅没有任何好转,反而在一步步走向穷途末路。

那些还在排队等押金的1000多万用户,以前还在吐槽需要等5年才能要回押金,现在看来,好消息是不用再等5年了,坏消息是,押金怕是真的要不回来了。

那些还在排队等押金的1000多万ofo用户,押金怕是要不回来了

图 | 视觉中国

最近,ofo的供应商天津富士达自行车公司提起诉讼,天津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出具了一份执行裁定书,曝光了ofo的最新状况。作为ofo的经营主体,东峡大通(北京)公司向法院报告了财产——名下无房产及土地使用权、无对外投资、无车辆,虽开设了银行账户,但已被其他法院冻结或账户无余额。天津市第三中院通过各种渠道查询的结果也显示,该公司名下无可供执行财产。

当然,这并不是说ofo已经身无分文,而是公司的资产已经全部被债权人申请冻结。作为ofo众多的供应商之一,天津富士达公司在讨债的路上已经来晚了一步,前面已经有更多的讨债大军提前下手,申请冻结了ofo的资产。和1000多万等待押金的用户一样,ofo的债权人们也需要排队等候。

在全部资产被冻结之后,ofo依靠自身来脱困已经没有可能,何况这个行业从来都没有实现自我造血功能,摆在面前的只有两条道路,一是卖身,二是破产。

那些还在排队等押金的1000多万ofo用户,押金怕是要不回来了

ofo小黄车总部,市民曾组团排队退押金(图 | 视觉中国)

寻找有实力的金主来接盘,这并不容易。首先是因为ofo的戴威一直不愿意被资本所掌控,当初那句“请资本理解创业者的理想和决心”,让很多外部投资者对这家公司敬而远之,即使现在愿意低下头,“跪着也要活下去”,但是已经错过了卖身的最佳时机。和曾经的巅峰时期相比,现在ofo的市场份额已经大大下降,当年满大街都遍布小黄车,现在已经身影寥寥,今天的ofo早已经不再是共享单车市场的领头羊。而且,考虑到ofo对供应商的巨额欠款,以及1000多万排队等待退押的客户,还有几个投资者愿意接受这个烫手的山芋?

对ofo而言,最致命的打击其实还在于,共享单车这个行业,迄今还没有找到清晰的盈利模式,前几年共享单车横空出世之初,很是让投资者们激动了一把,但是随着现在行业陷入一地鸡毛,投资者也开始越来越冷静。

尤其是在美团收购摩拜之后,更使得投资者看到了共享单车市场风险,这也使得ofo被收购的可能性大大降低,当初美团大手笔收购摩拜,结果摩拜经营毫无好转,去年亏损40多亿元,成为美团的巨大包袱。对于其他有意收购ofo的投资者而言,在决定收购之前,首先参照的肯定是美团收购摩拜,美团尚且被摩拜所拖累,又有几个投资者还敢对ofo出手?

国内有实力而且有意愿收购ofo的公司其实已经屈指可数,目前共享单车的几家主要公司,背后都已经站着各自的金主爸爸,摩拜有美团,哈罗有阿里,小蓝有滴滴,最终愿意接过ofo这个烫手山芋的,概率几乎为零,ofo已经成为无人想要的弃儿。如果最终不能迎来外部资本的拯救,等待ofo的就只有破产一条路。

那些还在排队等押金的1000多万ofo用户,押金怕是要不回来了

来自@ofo小黄车官方微博

对于数量庞大的ofo用户,最为关心的问题就是,破产之后,押金还能不能要回来?从法律层面来看,押金其实是一个有争议的问题。有人认为押金属于企业资产,如果按照这样的观点,在破产清偿的顺序中就排在债权人之后,债务清算完毕之后如果还有资产,用户可能还可以得到部分押金。考虑到破产的公司已经资不抵债,用户最终得到押金的可能性基本为零。

另外一种观点认为,押金属于用户资产而非企业资产,所以在破产清算时,用户应该视为债权人,在扣除员工工资和相关税款之后,用户的押金也可以优先清偿。但即便如此,也并不意味着用户就可以在破产清偿中获得押金返还,因为更现实的问题在于,ofo名下已经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即便法律上支持用户押金优先清偿,但是ofo也没有实际偿还能力,用户的结局很可能是赢了官司输了钱。

对于当前等待押金的ofo用户,可以参照一下去年破产的小鸣单车。去年3月份,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判决小鸣单车在十日内退还用户押金,但小鸣单车表示公司即将破产清算,无力退还押金。当年3月27日,广州中院宣布小鸣单车正式进入破产程序。当时公司的总资产为1.5亿元,总负债为2.17亿元。对于小鸣单车的广大用户,虽然法律上支持押金返还,但实际上根本拿不回押金。当时广州中院提出了一份资产处置意见,由中国再生资源开发有限公司按每辆车12元回收小鸣单车,以此减少债权人损失,按照当时小鸣单车40多万辆的数量计算,最多也只能挽回500多万元的损失,所以该方案最终也未获通过。对于ofo而言,通过回收单车来挽回债权人损失的做法也并不可行,因为早在去年,ofo就已经将小黄车作为抵押,向阿里获得了17亿多元的融资,小黄车的优先处置权归阿里而非债权人所有。

ofo的钱到底去了哪里,现在也是一个未解之谜。因为不是上市公司,所以ofo的财务数据也不为人所知,按照公开资料,ofo一共获得了10多亿美元的融资,巅峰时期的客户押金高达100多亿元,自身的经营多少也还带来了一定的现金流,短短几年间,这些钱真的全部消耗于小黄车的经营之中了吗?是否有可能被有关人士转移他处,最终进入个人腰包呢?

那些还在排队等押金的1000多万ofo用户,押金怕是要不回来了

上海一ofo单车小黄车停放处(图 | 视觉中国)

去年小鸣单车破产之后,破产管理人在调查中发现,该公司和创始人关斌的另外一家关联公司广州锋荣曾经签订了4份合同,以明显不合理的价格向后者超额支付4600余万元,同时因价差而损失1800余万元,合计6400多万元。简而言之,就是小鸣单车通过关联交易,将公司资金向创始人自己的公司转移。为维护债权人的合法权益,管理人已向广州中院提起诉讼,要求关联交易方返还并赔偿相关款项。按照《破产法》的规定,债务人为逃避债务而隐匿、转移财产的以及虚构债务或者承认不真实债务的,均属无效行为。那么,ofo是否也存在类似转移资金的行为呢,如果存在,也应该追回弥补债权人损失。

早在ofo的危机爆发之前,就屡屡有人质疑过公司挪用客户押金,但是ofo有关人士每次都严词否认。直到事态发展到当前的局面,ofo方面也依然没有公开承认挪用押金,反而还在振振有词的表示要对用户负责到底,好像反而是他们在拯救用户。对于曾经大力支持过ofo的广大用户,ofo欠他们的不仅是99元或是199元的押金,更还有一份真诚的道歉。

⊙文章版权归《三联生活周刊》所有,欢迎转发。

                      (编辑:红研)


 CCTV我爱你中华《商企汇》栏目组,315记者摄影家网诚招全国各地业务宣传员,摄影业务团队合作,主推诚信单位、增加品牌效应,做好企业新闻顾问。可在省地市设摄影基地与栏目组宣传中心。栏目主播平台CCTV我爱你中华网络电视频道,同时和CCTV7、CCTV14、CCTV3、CCTV2等频道都有栏目合作。315记者摄影家网可在各省、地市设分站, 欢迎懂新闻网络,有资源的朋友合作加盟、一起为社会传播正能量。咨询电话;010-89456159  QQ:1062421792 微信:15011204522


  那些还在排队等押金的1000多万ofo用户,押金怕是要不回来了



 
[责任编辑: 315xwsy_susan]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www.315xwsy.com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315记者摄影家独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