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岁女孩疑陷套路贷自杀” 遗物中现惊人物品!

  来源:央视网2019-06-22
打印本文
核心提示:一则《21岁女孩疑似遭遇套路贷自杀》的新闻,引发了社会关注。今年2月26日凌晨,21岁的小雪从陕西西安租住公寓的7楼纵身一跃,结束了生命。她的父亲在整理遗物时,意外发现女儿生前曾深陷网贷,而且遭到了软暴力催债

央视网消息:今年4月,一则《21岁女孩疑似遭遇套路贷自杀》的新闻,引发了社会关注。今年2月26日凌晨,21岁的小雪从陕西西安租住公寓的7楼纵身一跃,结束了生命。她的父亲在整理遗物时,意外发现女儿生前曾深陷网贷,而且遭到了软暴力催债。那么,这个女孩生前究竟经历了什么?

记者在西安见到坠楼女孩的父亲冯先生时,他还没有从女儿去世的打击中回过神来。他不能接受21岁的女儿就这样终止了自己的生命。冯先生告诉记者,今年2月27日那天,他原本只是想给女儿小雪打个电话问问她好不好,可是接电话的却并不是自己的女儿。

小雪父亲 冯先生:“我是2月27日,孩子去世的第二天下午6点40多分的时候,我给孩子打电话了,当时是派出所民警接的,说孩子出事了。”

听到这个消息,起初冯先生并不相信这是真的。自己的女儿好好的在西安工作,怎么可能会出事?

小雪父亲 冯先生:“我当时吓了一跳,一开始我是反应是说这是一个诈骗电话嘛。然后后来他说他是派出所的民警,当时就蒙了,我当时还问这个民警,我说你不要给我瞎说啊,你有什么事你就好好说就行了,你不要给我在这胡诌,后来说你冷静一点吧,你现在赶紧往回走。”

痛失爱女 父亲回忆事发经过

得到确定的消息后,冯先生感觉一瞬间天塌了。当晚,他强忍着悲痛和妻子从老家临汾匆匆赶到西安。

t0187ffd965e0747558.jpg?size=537x297

根据警方提供的信息,冯先生知道了女儿出事的经过。事情发生在西安市雁塔区的一处出租公寓内。小雪在2018年2月26日凌晨3点30分从七楼的窗户坠下,当天早上8点,公寓的物业人员发现她的遗体并报警。但由于案发现场没有任何身份信息,所以直到第二天的下午四点多,警方才确认了小雪的身份,并联系上了冯先生。

小雪父亲 冯先生:“然后民警就给我们说孩子可能,可能是属于自坠。”

经过调查民警确认小雪是自杀,听到这个消息冯先生更加震惊,他无论如何也不能相信女儿会自杀,因为在出事当天女儿还曾和同事一起吃过晚饭。

小雪同事:“那天我们不是一块吃了饭,然后一块出去去酒吧玩的,然后完了之后我就先回家了。就那天情绪就比较好,没有说特别过于那种偏激或者是不开心那种。”

t0126b12a72ec9c344d.jpg?size=552x366

女儿的同事告诉冯先生,吃饭的时候他们都没有发现任何异常,就在小雪坠楼的二十分钟前,她还和小雪还发了微信,互道晚安。

小雪同事:“我说你到家了没,她说到了。因为她给我发的语音,她就说好的,宝贝,明天见,早点休息,就说的话就是这样子,就是性格特别好,就没有说是表现她不开心,发语音都是好的。”

小雪生前是一名舞蹈演员,在舞台上,她像个美丽动人的天使,而在家人眼中,她一直都是一个坚强、懂事的孩子。冯先生说,小雪从小就喜欢跳舞,在她大学毕业那年,家里本想给她在老家找份稳定的工作,但她却拒绝了。

小雪父亲 冯先生:“当时我们不让她来,但是她说爸爸我就喜欢跳舞嘛,你让我跳两年吧,我说你现在还小,可以出去想做做自己喜欢的吧,因为当时她才19岁,不想打击孩子的积极性。”

短短两年多,女儿依靠自己的能力,居然在西安打拼出了一块自己的小天地,甚至已经开始谋划下一步的发展。然而没有任何征兆,女儿就以这样的方式结束了年轻的生命,这对冯先生一家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小雪父亲 冯先生:“是我和她妈妈的自豪,我这个姑娘特别招人喜欢,就属于人见人爱的那种,谁见了也喜欢,没有一个人不喜欢她。因为我不知道后面有这些事情,我要是知道后面这些事情,我绝对不会让她离开我。”

确认为自杀 遗物中发现惊人物品

警方最终确认小雪是自杀,但冯先生认为女儿不会无缘无故就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他坚信女儿生前一定是发生了什么连家人和朋友都不知道的、非常严重的事情。

冯先生告诉记者,女儿虽然不在身边,但他几乎每天都要和女儿通电话。半年前一家人还专程赶到西安给女儿过了生日。女儿独自一人在外也遇到过一些困难,但是包括他自己在内的所有家人,都没有发现任何可能导致女儿自杀的事情。

小雪父亲 冯先生:“是她过生日的时候,2018年的9月26日,当时是她过生日,当时正在演出回不去,后来我和她妈妈还有她妹妹,我们到西安来给她过的生日,当时就是,那个可能就是我见她最后一面。”

如果没有特殊事件,那会不会是因为情感或者是性格方面的原因呢,冯先生说这也不可能,因为女儿是出了名的开朗性格,即便是在情感上遇到问题,也不至于到自杀这一步。

小雪父亲 冯先生:“在我们跟前是一个乖乖女,乖巧可爱,但是我们知道她很坚强。”

小雪同事:“就是性格很好,很好接触,平易近人,特别活泼。”

由于警方并没有对女儿跳楼原因的展开调查,而通过自己也找不到答案。冯先生就打算把这个谜团压在心底。然而,就在他打算放弃寻找原因的时候,在女儿留下的遗物中却发现了让他和家人都感到震惊的物品。

小雪父亲 冯先生:“就当时我们处理完孩子的后事,把她的所有的东西我们都打包走了,打包回老家了,一开始我们在这也没有,因为都不想在这待了嘛,这个地方太伤心了,我们也没有在这整理,就直接把这个东西全部打包回家。回了家可能是第三天吧,就开始整理她东西,整理的时候发现的这个,我们说怎么,当时我们就很震惊了。”

发现三张手写还款账单 均为网贷

t017443fa9947cfd381.jpg?size=549x318

这是三张手写的还款账单,冯先生向记者展示了这三张账单,记者看到账单上列出了11、12、1月份还款账单,还依次列着网贷平台,还款金额、还款日期三项内容。在每一个网贷平台名称的后面,都写着要还的金额数目。冯先生立即联系了女儿的朋友,结果其中一个告诉冯先生,这三张单子就是她帮着小雪整理的。

小雪父亲 冯先生:“当时她闺蜜说是你每个月还这么多钱,你最起码知道要还多少吧,那么就帮忙和她把这个单子才整理出来。也就是说当时整理出来这个单子以后,孩子才意识到她被高利贷,她当时已经拔不出来了,太多了。”

冯先生发现,一个月30天中女儿有20天都在还款。仅在12月8日那天,她就要同时偿还多个平台的欠款6000多元。这张单子上,每个还款日期后面,还有一个不同笔迹的对勾标注。

小雪父亲 冯先生:“当时这个她闺蜜,曾经说过说孩子这个,就是贷款大概13万到17万之间,我们当时也就是说可能就采用了那个数字了,但实际是,我们现在看来远远不止那些 。”

女儿的日常花销真有这么大吗?冯先生表示绝不可能,女儿虽然不在身边,但他们时刻都关注着女儿的生活,女儿在他们和身边同事的眼里一直是一个十分懂得节俭的孩子。

小雪同事:“消费得都不高,都很平价的。”

冯先生说,女儿一个人在外打拼不容易,偶尔也会向家里要钱。但是,女儿要的数目也并不多,几年下来他总共也就只给了三四万元。

小雪父亲 冯先生:“有时候说是爸,手头没钱了,支援一点,每次要,她妈妈那可能也要了不少。跟我说的时候,我可能要多说两句,我说孩子你挣这么多钱,你自己要计划一下嘛,不要乱花钱。因为从我刚开始一直以为她自己把这个钱花销了。”

t01614c19abcf1ebb7a.jpg?size=543x318

既然不是自己花销,那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的欠款呢。冯先生随后又返回西安,通过银行调取了小雪这四年的流水单,他在分析后发现,女儿巨额债务的背后,还有着更加惊人的事实。

小雪父亲 冯先生:“一个孩子她才二十岁刚出头,她肩上扛着几十万,她刚开始就是在整理那个账单之前,她都没有意识到那是高利贷,就从另外一家公司再借点钱,把这个再还上,她一直就在这种圈里,因为她从2015年11月份开始贷款,一直到2017年6月份学校毕业,她是一直没有收入的,只有我们给的一点生活费。所以那种情况下,肯定就是说还不上,只能以贷养贷了。”

欠下巨额贷款 以贷养贷

通过女儿手写的账单和银行记录,冯先生发现了女儿隐藏的秘密,原来女儿一直在背着家里所有人,独自承担着对她来说,可以算是巨额的贷款。而还款的方式就是以贷养贷。那么,这是不是压垮她,导致她自杀的主要原因呢?

结合银行的流水记录,冯先生发现原来这一切都是源于2015年,女儿上大学的时候,在网贷平台上的一笔贷款,当时小雪分期贷款了一部手机,这是小雪的第一笔贷款。

小雪父亲 冯先生:“我们当时这个公司打过来电话了,我问他了,我说那孩子第一笔贷款什么时候,他说是在2015年的11月份,是分期做了一个手机,是6S,但是她那个钱数呢,只有四千多,我当时就觉得,当时那个6S出来时候六千多,你怎么就四千多就做了分期了给她,后来他说就是6S,具体的情况不是我们办的,她是在网上买的,我们这只给她做了一个分期业务而已。然后我们再谈后面就拉黑了。”

记者:“那也是说我们追溯到最早之前,她就是可能在网上借这个钱的金额,就是这几千块钱是吗?”

男:“对,最早的就是这几千块钱。”

冯先生说,当时女儿还在上学没有收入。要还上这笔款除了跟家里要之外,剩下的唯一选择就是以贷还贷。因为他发现小雪的账单中涉及的网贷平台,多为无担保、免抵押的快速小额信贷,仅使用身份证就可申请几千元的贷款。但是借钱容易,还钱难。

小雪父亲 冯先生:“就是这家公司有一个2700的一个贷款,孩子已经还了五期了,然后还有最后一期金额没有还,最后一期的金额是720块钱,那么我们可以就是说一般还贷款,最后这一期是最低的一个额度,我们就按这个最低的额度来算的话,也就是它这个利息已经达到了62%,这个就不是高利了,这是暴利了,那么如果孩子真的陷入这种漩涡的话,她怎么可能拔得出来。”

冯先生说,四年时间里,女儿就是这样拆东墙补西墙,贷款数额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到2018年初的时候,女儿就可能已经有点承受不了了,因为他回想起在2018年初,女儿突然向家里要了一笔数额不算小的钱。

小雪父亲 冯先生:“她就是着了急了要一回钱。2018年年初的时候,曾经有一次,就是说她可能是还不上这个钱了,当时这个电话打给她舅妈,打到她舅妈那了,她舅妈然后告给她妈妈,当时她妈妈就赶紧就问她,说孩子你是不是贷款了,她说是,我还不上了,她说那你需要多少钱,她说五六千,她妈妈说你闹清楚到底多少钱,我们一次性给它清了,咱们再不跟他们这些人打交道,她说给一万多,她妈妈当时给她打了应该是一万五六吧,然后再问她说是你还有没有了,你要有了要说,结果她说是没有了。”

就在冯先生利用各种途径调查女儿贷款情况的时候,女儿的手机开始不断的接到催债电话。

小雪父亲 冯先生:“接电话的时候,这些人说话相当不客气,刚开始接我们还说有一部分贷款,但是越接越多,就是每天几十个未接电话。但是每天他们要打,这个号,就是说不止一个号码打,你比如说他用,就是这个显示来电不是一个地方的,就全国各地的号码都有。”

催债电话多是威胁 不提贷款细节

冯先生告诉记者,女儿去世还没几天,手机就开始陆续接到来自全国各地的催债电话,每当他接起这些催债电话后,首先听到的就是威胁。

现在,女儿的手机里每天都能接到十几个这样的催债电话,但是电话里的催债人除了威胁谩骂之外,关于贷款的细节一个字都不说。为了能够了解更多的细节,冯先生开始逐个加这些催债电话关联的微信。

小雪父亲 冯先生:“就是有一个催款的加了我微信了,就是这唯一的一个,别人打电话没有一个,你一说加微信他就把电话挂掉,挂掉然后用另外一个电话又给你打过来,唯一的这是加,叫一个至尊贷的,这个就是他加了一下,加上以后呢,我当时就是说你最起码给我提供一下这个孩子的这个借据吧,对吧,我说这个事情我来处理,我没跟他说孩子的事,我说这个事情我来处理就好了,你们把这个原来的合同发给我就好,后来他说,就是我要了一些依据,然后话说得越来越严重,到后面就开始骂起来了。”

冯先生认为,女儿生前必定也遭受到了这样的威胁、侮辱和谩骂。他无法想象,孤身一人面对这些的女儿,在这四年里是怎样过来的。他认为,女儿跳楼和催债一定是有关系的。然而当他第一次来到派出所报案的时候,警方却并不认可他报案的理由。

小雪父亲 冯先生:“刚开始我们认为就是说这个跟孩子的这个死因有关系,当时我们报案就是说要调查这个网贷和孩子这个死因的关系,这一点,从人家这个公安这个角度来讲是接受不了的,因为什么,孩子的直接死因,我们已经有定论了,就是排除他杀。”

是否曾遭遇“套路贷” 警方立案调查

随后,媒体开始关注这一案件,相关报道陆续发布,这一案件也受到越来越多人关注。今年4月8日,西安市雁塔分局对小雪生前是否曾遭受“套路贷”进行立案调查,并且把这一消息告知了冯先生。

小雪父亲 冯先生:“当时这个立案是就是以这个套路贷的这个方式诈骗,认为它只能涉及诈骗,和孩子的死因是挂不上钩的,也就是因为它没有直接原因,所以他们派出所不可能出这个结论,这是他们现在,我们现在就是让他调查的是这个,孩子是否是套路贷了,然后包括我们所说的一些,包括昨天我们拿到的那几条短信,那个可能就是属于一个软暴力的一些的手段,就是孩子就在这种压力之下,这个是属于一种间接原因。”

t01b75901f4b1af69c2.jpg?size=552x357

目前这一案件仍在侦查过程中。记者通过调查发现,这并不是一个孤立的案件,近年来随着网络贷等各种小额贷款公司迅速发展,随之而来的由还贷、催债导致的自杀等间接死亡事件不时发生。今年1月9日,陕西省西安市一男子疑似深陷网贷选择跳楼身亡,4月10日,江苏镇江又有一名25岁女子因不堪网贷催收侮辱跳楼。此类网贷暴力催收引起的恶性案件层出不穷。

手续简便 利息极高 软暴力讨债

如果分析这些案件就会发现,它们有一些共同的特点,比如相关的贷款公司基本都是网贷公司,前期办理贷款的手续极其简便,利息却极高,一旦逾期,催债的方式基本就是软暴力威胁。

t01217d3c7edcbde670.jpg?size=538x325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朱巍:“软暴力包括意志上的强制,包括精神上的控制。它实际并不是我们想象中的那种,直接的硬暴力,很多软暴力是更可怕的。所以这个已经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广泛定性了,这种软暴力特别强调的就是精神控制,这种精神控制可能表面的现象,可能并没有通过你的通讯录、你的微信好友发送这个人的裸照、或者这个人不还钱的信息。但这个掌握在谁手里呢,在犯罪分子手里他知道就像一个炸弹一样随时可能爆炸。那么在受害人的心里面,就会有一个强大的精神威慑在里面。你会发现,我们再正常梳理一遍,如果把精神控制这一条拿出去,你会发现这一步一步都是匪夷所思的。为什么会一步步掉入这里面,实际我们忘记考虑了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精神控制。”

由于本身对网贷危害性认知不足,有一部分演变成像小雪这样深陷以贷养贷的漩涡中无法自拔。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朱巍:“其实套路贷很多都发生在互联网上,在网上危害更大为什么呢?有几个原因,第一个原因在网上有时空分离的,即便出了问题时候你找不到我,我说的找不到的是犯罪分子,而被找到的人,也就是受害人是非常容易找到的,这是第二个原因。通过互联网的这种贷款方式,必须要读取你的通讯录,必须要知道你社交的软件,社交工具的账号密码、你的所有的朋友的信息都在我的掌控之下。所以一旦受害人他还不了钱了或者他妄图不想还钱的话,你会发现除了他自己遭殃之外,他工作的单位、他的同学、他的家长、他身边的男女朋友、他身边的七大姑八大姨全会接到类似的信息。所以这个暴力要远比身体上直接的暴力要更加可怕。这个案子西安的女孩就会陷入到身心疲惫里面去,她没有办法只能遵从坏人的一步一步的指示,她会缠上无穷无尽的债务。”

t01f02f3a5bc554faa6.jpg?size=588x361

在这些借贷事件中,一旦借贷人还款发生逾期。由于没有抵押资产,贷款公司能够采取的措施仅仅就是口头催债。而在实际的案件中贷款公司为了达到效果,往往无所不用其极。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 朱巍:“第二个套路,知道你还不上钱,知道你还不上钱之后,通过一定的暴力手段来威胁你,让你借下一步的套路贷,一环扣一环。”

t01909caaa734a5c54e.jpg?size=520x300

如何化解套路贷以及软暴力催债等带来的社会危害,其实相关部门已经开展了许多工作。今年四月,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联合印发了《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和《关于办理实施“软暴力”的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两份文件。这两份文件对“套路贷”和“软暴力”做了详细的规定,明确了这两种行为的违法性质。其中,《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不仅明确了“套路贷”和民间借贷的区别,更提出: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涉及“套路贷”公安机关必须立即受理。

(编辑:鸣嫡)



“21岁女孩疑陷套路贷自杀” 遗物中现惊人物品!


 
[责任编辑: 315xwsy_susan]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www.315xwsy.com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315记者摄影家独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