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丈沟战斗幸存者李桃 ——河南版的“张富清”新四军老战士

  来源:本网原创邢渭林2019-06-12
打印本文
核心提示:河南灵宝市朱阳镇,有一位14岁从信阳遂平参加新四军,从信阳到湖北、到陕西、再到河南卢氏、灵宝,经历五十多次战斗。现在老人租住别人窑洞,仅靠低保生活,民办敬老院欲赡养的老英雄——李桃。

在河南灵宝市朱阳镇,有一位14岁从信阳遂平参加新四军,从信阳到湖北、到陕西、再到河南卢氏、灵宝,经历五十多次战斗,先后六次与死神擦肩而过,受伤后被藏在群众家养伤,与部队失去联系,为人放牛当儿子,捡回性命。一生默默做农民,参加土改,当民兵营长、公安主任、村支书;女儿离婚后留外孙女在身边,靠在河道筛沙、卖菜,供外孙女读完小学;儿子患中风,生活困难,现在老人租住别人窑洞,仅靠低保生活,民办敬老院欲赡养的老英雄——李桃。

5月13日晚,我看到《洛南百草园》平台,推送了卢氏作协副主席的卢、灵、洛三县作协朱阳红色采风的文章,其中他们采访黄林警卫员李桃的活动,让我想到竹林关南丈沟战斗部队受挫后,靠拢了豫西黄林部的记载。随即联系了该平台,她向我介绍了河南灵宝朱阳镇革命老区办王主任,确认李桃老人就是南丈沟战斗的亲历者。

6月1日,我邀请两位热心朋友,驱车六小时,从竹林关途经丹凤县庾岭镇、洛南县高耀镇,河南卢氏木桐等镇,到达灵宝市朱阳镇,见到了88岁的新四军老战士、南丈沟战斗的幸存者——李桃老人。

苦难童年

李桃,1931年10月出生在河南信阳专区遂平县,出生八个月父亲亡故,母子被卖后继父死亡,又被族人接回,八岁时母亲去世,在遂平陕诸街目睹了日本汉奸皇协军糟蹋家里西瓜,婶娘愤而骂之,遭到打骂并扬言杀死全家,他们逃到外乡,皇协军依然不饶他们的境遇。后随大伯走街串巷做生意,艰难度日。1945年6月,14岁那年,他光着脚,一晚上走了60多里路,赶到遂平县城参加了新四军,是姓孙的连长给买了一双布鞋,从此,他成为革命队伍的一员,分在七团一营三连连部做勤务员。

转战南北

参加新四军后,先随部队在嵖岈山,边训练边扩大队伍,后转入湖北草店街黄盖村,给炊事员帮忙,2月给一连长作勤务员,6月被调入一营营部当营长孙万祥通讯员。1946年7月,随七团从丹凤县峦庄向山阳李先念部靠拢,途经竹林关南丈沟时,被尾随的国民党整编第三师20旅58团和当地民团伏击,激战一日,团长胡玉堂、政委邵敏采用分割突围,从南丈沟黄家沟东北,杀出一条血路,东渡丹江向豫西黄林部靠拢。战斗中三连指导员周子华等三四百人牺牲,受伤的岳进书、李向亭曾在竹林关被王思贵、李胜玉救治,七团余部返回河南。又一次,在伏牛山卢氏犁耙沟遭遇战中,李桃等前面开路一里外时,营长孙万祥、司号员、卫生员、两名通讯员李长多、袁岭等在后面被围困,孙营长牺牲,其余人员被俘。突围出来的有一名连长,6名战士,之后跟随连长在卢氏、灵宝一带深山密林坚持游击斗争。参加了透山塬、校场坪、山洞沟等战斗。后又担任河南游击队司令员黄林警卫员,清楚记得黄林司令员右脸上有红色胎记,为人随和。跟随黄司令员去丹凤县丰地沟向李先念汇报工作,他们警卫人员就在屋外站岗,临走时李先念送黄林他见了李先念一面。大约1947年冬季,李桃因脚冻伤不能行走,连长把我安排在麻林小川沟底沟魏德云家养伤,为不被国民党保安团抓住,他们每天把李桃转移一个地方,错过了部队来人找寻,与部队失去联系。在居无定所之际,被小川子富裕户邓顺仓收留,做儿子放牛两年,直至当地解放。

老人的叙述与丹凤县历史大事记记载南丈沟战斗、黄林传记相符。另据丹凤县竹林关镇水河沟95岁老人张志汗回忆,他当年在黄家沟垴上放牛,曾给路过部队带路,听人叫孙营长的对通讯员说:“小李子,照顾好老乡,路难走”。张志汗老人返回后,还参加了黄家沟垴的牺牲烈士埋葬。

六次与死神擦肩

在湖北热天某战斗中,敌机枪扫射,我就地一滚,第一次逃过一劫。又一次,在伏牛山打仗,空中迫击炮呜呜地响,我立即趴下,炮弹在一米外爆炸,我浑身是土。再一次,丹凤县南丈沟战斗,遭国民党伏击,我们一营作为先头在古路河与敌遭遇,脸上有麻子的司号员牺牲,我随孙营长返回南丈沟接应二营,突围时数百名战友牺牲,我们突围后,返回豫西。第四次在桑坪战斗中,和我同路的战友被流弹击中,我幸免遇难。第五次,在小川子魏德云家养伤,国民党破坏队到处烧房,老乡们晚上把我送到五里外的山洼,躲过了一劫。最后是在养伤无处躲藏时,被邓顺仓收留,我才活了下来。

晚景凄凉

解放后,李桃老人积极参加农会,参与土改,担任过林河民兵营长、公安主任,1966年,麻林河支部书记王道胜介绍其入党,后一直担任蒲阵沟麻林河村副支书,直至干部队伍年轻化退下来。

几十年来,他始终按照毛主席的为人民服务要求自己,年轻时能干活,就不给组织添麻烦,从不居功自傲。在女婿精神有问题,女儿离婚后,他把外孙女留在身边,靠在河道筛沙和种菜卖,供外孙女读书;儿子忠厚老实,家境困难,去年又患脑梗,走路不便。老人至今以每年一千元,租住在距村子近百米的别人窑洞,靠当地热心人帮忙,才享受到农村低保维持生活,窑洞里最显眼的是两张毛主席像,除了床铺、灶具,最值钱的是那台17吋电视机。

今年退伍军人登记,李桃老人因为没有证明身份的材料,不能登记,更不用说享受革命军人的任何优待了。时光已经过去七十多年,哪里还有李桃老人的战友!好在还有当地王主任、夏老师、郭老板、薛先生、寿山敬老院崔女士等爱心人士,关爱着老人的事。

目前,老人最大的心愿,一是去桑坪祭奠营长孙万祥;二是希望当地军人事务局,依据其革命经历,给一个军人名分。

(编辑:李钰琦)


南丈沟战斗幸存者李桃 ——河南版的“张富清”新四军老战士


 
[责任编辑: 315xwsy_susan]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www.315xwsy.com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315记者摄影家独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