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始人“被堵”派出所,途歌多地办公室人去楼空

  来源:腾讯侯卓铠2019-01-04
打印本文
核心提示:1月2日,靳先生(化名)向界面汽车爆料称,深陷“押金”风波的途歌CEO王利峰,今早在北京朝阳区疑似被维权用户围堵,当事双方均报警求助,随后王利峰及40多位途歌用户被带至北京六里屯派出所进行调解。

1月2日,靳先生(化名)向界面汽车爆料称,深陷“押金”风波的途歌CEO王利峰,今早在北京朝阳区疑似被维权用户围堵,当事双方均报警求助,随后王利峰及40多位途歌用户被带至北京六里屯派出所进行调解。

靳先生表示:“王利峰疑似是被原途歌地勤人员在某处地下停车场发现,并通知多个微信、QQ群的用户共同进行维权,这也是他本人自“押金”事件发酵后首次露面。”

“我是下午从途歌北京办公室过来的,派出所里挤满了讨要说法的用户,大家情绪比较激烈,虽然是工作日外面还刮着寒风,还有很多听闻消息的用户在向这里赶来,警察为了保持现场秩序特意将王利峰带至办公室,向我们表示会尽快促进双方达成和解。”

靳先生口中的王利峰正是途歌公司的CEO,途歌作为一家共享汽车出行平台成立于2015年7月,先后获得了多家投资和基金公司的资金支持,共经历了6轮融资,共计金额约5亿元人民币。途歌及王利峰一度被认为是共享出行领域的“黑马”,在短短两年时间里便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等城市开辟市场,获得不少用户群体。

然而自2018年8月被爆退出南京市场以来,众多用户发现原本被看做共享汽车领域“黑马”的途歌却成为了“老赖”,不仅用户退取押金困难,甚至公司员工的工资和供应商合同款项也连连拖欠,截至目前已经有近千人向有关部门投诉,并向法院提交诉讼请求。

在2018年12月中旬,用户称途歌北京办公室可以当面申请退还押金,工作人员则表示因为用户押金由第三方公司管理,上门登记退款的每日却限额仅为15人。

据公开数据显示,途歌登记在册用户有300万之多,去除未付押金及完成退款的用户,保守估计押金总额在30亿元之上,如果按照每日15个退押名额计算,完成全部清算工作需要几百年时间。

随后途歌在西安运营主体西安途歌科技有限公司也在12月27日被曝撤离,深圳、广州、成都办公室也处于半停滞状态。

对此靳先生说道,他在2018年11月7日完成最后一笔订单后的第20天向途歌提出退押申请并通过,但是途歌迟迟没有退还1500元押金,目前他已经向北京海淀区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

他还表示为了能够快速拿到押金,他在1月2日特意来到途歌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东四环嘉泰国际大厦的办公室讨要说法,却发现办公室已经人去楼空,办公室里仅剩杂乱的桌子和椅子,玻璃门上则粘贴了“元旦放假通知”。无奈他通过自己加入的维权群了解到途歌CEO王利峰在六里屯派出所,于是匆忙赶到了事发地。

同时,记者从深圳、广州两地的用户了解到,元旦过后在APP上已经没有任何营运车辆,两地的办公室也已经人去楼空,途歌官方也没有发布任何声明。

事后,界面汽车第一时间向途歌官方求证,截止本文截稿前并未得到答复。

不过从靳先生提供的视频中,王利峰也就目前情况向用户进行说明,他表示:“关于退押金事件我们分别接到了APP、有关部门投诉以及用户上门登记的信息,这三方信息我们都会重视,但是所有退款时间是根据APP显示团款时间到账的,这是目前唯一也是最准确的退款时间。”

“目前途歌在做非常大的调整,包括组织架构、业务模式、运营车辆等,由于公司遇到了非常大的困难,北京现在只有300辆车还在运营,但是公司还在运营,保留了技术平台,当我们解决了困难之后,公司还会陆陆续续加入新车。”

当问及北京和多个城市的办公地人去楼空的情况,王利峰表示“1月7日,北京的办公地将进行调整,总部将搬至中关村天创大厦507B,而原先办公地将专门做为用户接待中心,处理用户投诉和退押金等。”

截至1月3日凌晨王利峰及部分维权用户还在该派出所逗留。

(编辑:鸣嫡)


创始人“被堵”派出所,途歌多地办公室人去楼空

 
[责任编辑: 315xwsy_susan]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www.315xwsy.com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315记者摄影家独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