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小文章中坚守大情怀——张庆和诗文读后

  来源:中华英才邢海珍2020-12-29
打印本文
核心提示:张庆和是我多年来一直喜欢和关注的作家,他的小诗小文总能以他质朴、深切的语言和文思打动我。他的两本新书,就在我书架最方便的地方,成了我常常翻看的书籍

张庆和是我多年来一直喜欢和关注的作家,他的小诗小文总能以他质朴、深切的语言和文思打动我。他的两本新书,就在我书架最方便的地方,成了我常常翻看的书籍,一本是诗集《灵笛》,一本是散文集《记忆不敢褪色》。读他的诗文,如沐春风、如饮甘露,总有一种沁人心脾的感染力,让你在亲切愉悦的氛围中听一位厚道的朋友谈心说话。古人有诗说道:
    “名心退尽道心生,如梦如仙句偶成。天籁自鸣天趣足,好诗不过近人情。”就是这些小诗小文章天趣自足,有着充沛的人性人情雨露,以自在的“道心”润泽读者的心灵。他的这些优美、干净的文字,始终坚守着良知和道义的大世界;在流逝的时光中,张庆和默默笔耕,文风质朴、情怀高远,他是一位以小文章写出大境界的作家。

在小文章中坚守大情怀——张庆和诗文读后

     与著名作家葛络、周明、柳萌在一起
     不论是诗歌还是散文,张庆和都体现出一种重视抒情的特色,立足传统,面对现实人生,对生活经历的境遇进行深入的思考,提取人生命运中的体味与感悟,是情感的因素在他素净的话语中洋溢着韵致和风雅,给人以足够的艺术美感和享受。抒情是文学不可或缺的要义,即使进入现代或后现代,文学的本质不会决然改变,也不过是形态或方式有所不同。文学评论家南帆在《文学的维度》一书中说过:“相对地说,进入精神空间的抒情话语具有长久的效果。至今为止,人们还在为许多抒情诗的经典之作而感动。这些抒情诗意味无穷、历久弥新,甚至成为人类灵魂的永恒守护。”可以看到,凡是优秀的文学作品,几乎无不是以抒情的魅力感染读者的。

在小文章中坚守大情怀——张庆和诗文读后

     与作家韩小蕙、刘战英等畅叙
    《记忆不敢褪色》虽是散文,甚至还有一些评论式的随笔,但文中都是情感充沛,读来让人感动。这些文章体制不大,篇幅较长的不多,但都可以说是张庆和的心血之作。不是那种信手随意写下的感怀之文,更不是为敷衍别人的“任务”文字,而是反复打磨、尽心尽力,把笔下的每一个文字都当成事业来追求。
    散文《闩姑,你在哪里?》虽然篇幅很短,却写得从容自如,没有空话大词,蓄得满满的是真情,有绕梁的余音,让人久久回味。闩姑是作家的救命恩人,但自作家懂事时起就从未谋面,成为人生的一大憾事。文章的结尾这样写道:
    “在闩姑温暖的怀抱里,半天我才有了哭声。我得救了,是好心的闩姑救了我。后来我长大了,也只是听说了闩姑这个名字,知道她虽然也姓张,却早已出了五服。后来又跟随她的父母迁移到东北定居,几乎就没有回来过,很多人都模糊了她的模样。”
    “我算了一下,如果闩姑还健在,她也是快七十岁的老人了。要是知道了她的下落,不管路有多远,我一定要赶去看望她,还要跪倒在老人膝前,感激她当年的救命之恩。”
      这是一种深切的纪念在白纸上、尤其是在心灵上留下的文字,是张庆和性情之人写下的性情之文。对于生命之初的一个有着救命之恩的相遇者,他写到了人心的柔软处,把人间的善性和悲悯发掘出来,是对人性的一种追怀和洗礼。文章小,题旨不小,小体制,大情怀。
     《记忆不敢褪色》一书中的一篇长文是《超越躯体的拼搏》,写的是残疾青年张海涛不屈服于命运,与不幸的人生境遇抗争,被评为“北京市十大青年先锋”之一,在诗歌和歌词创作上取得成就,并且获了奖。文中描写了张海涛的曲折人生经历,重点表现了他在爱情方面的努力,克服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人生困境,终于同心爱的人携手,修成了爱情的正果。这一类有些新闻性质的文章,张庆和也力求文学的纯度,写得有文采,做到以情感人。虽然是长文,但读起来并不觉得长,不知不觉地就进入了情境之中。
     值得一提的是,张庆和不仅是诗人、散文家,还是一名优秀的报纸编辑,在多年的编稿往来中,与许多诗人、作家以及文学爱好者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我可以写下这样一串名家的名字,他们是葛洛、张志民、张同吾、张承信、肖复兴、陈建功、石顺义等等;还有许多来自基层工矿企业的普通作者,张庆和也为他们的图书出版写序作评。一个有情有义的张庆和,总是记得住朋友,记得住帮助过自己的人。

在小文章中坚守大情怀——张庆和诗文读后

          在贵州采风与少数民族孩子在一起

在悼念葛洛先生的文章中,张庆和深情地写道:“‘航到无涯天作岸,登上绝顶我为峰’。这是葛老亲笔书赐予我的一幅字的内容。葛老一生中为人题字很少,不管这是不是他的最后一幅字,我都将永远珍藏,以此缅怀这位德高望重的文学前辈,以此砺我之心志,觅我之所求。”他的这类文章,都能写得言之凿凿,情之切切,读来让人心中久久感动。
     在我的心目中,张庆和本质上是一位诗人,是一位非常优秀的诗人。他具有深厚的传统文化底蕴,又有足够的创新精神。他的诗多是抒情短诗,在几行、十几行的篇幅中情思深切,尽力去追求哲理和思辨的境界。在《回答》一诗中,诗人比较直接地表达了对于虚假爱情的愤慨之情:

    真情被你的表演否定
    我不再仰望天空
    即使星辰弄眼雨戏彩虹
    也无法愈合我受伤的神经

    你把贪婪作为追求
    自私成为你生命的内容
    浅薄本是命运的贡品
    你却拿来装饰人生

    轻浮如云,缠缠绕绕
    最怕心谷卷起狂风
    但愿人造的幻影随风飘去
    还我那片灵魂的宁静
     我想这首诗一定是诗人早期的诗作,诗中的情境应是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青年人谈情说爱的场景和方式。诗的主体是采取内心独白的陈述来表达纯洁的爱情理念,基本属于新诗传统的范畴。但从总体看,诗人纯熟的语言方式不无深刻的意境和美感,确实算是一首和谐蕴藉的好诗。《月路》写月色中的“约会”,环境的描写和心境的描写映衬、交汇,几近一幅天然纯美的风物人情画:“趁月色正好/请放慢你匆匆的脚步/好让掀动衣角的风儿/仔细瞧瞧咱俩的肺腑//话语都很珍贵/如玉似珠/澎湃的心潮/却大海般起伏/既然/两颗心已经走到一起/就不怕前边没有道路//让我们就这样行走吧/把坎坷走成坦途/让心情走出迷雾/一直走进生命深处。”传统的意境和情感心语可说是美不胜收,“月路”是一个时代年轻男女的青春之路,是当时社会人生的情感写真。
    不管是传统的手法,还是现代的方式,只要写出了新意,只要有自己的感悟,就是一首好诗。张庆和的诗歌创作追求是坚持表现自己的内心所思,表现人生的纯净之美,在清新、明媚的话语中蕴含富有深度的诗意。那首篇幅较长的《梁山好汉》是张庆和的力作,思想的深度或是艺术表现的力度都是十分出色的。诗人应当用自己的方式写自己的诗歌,而不是学别人的样子去赶风头。诗人的写作方式是“畅快淋漓”的方式,挑战封建皇权,为人民的反抗助力:
他们来自农民/一群被历史注册的好汉/好汉们选择梁山/是选择一种高度/站在这高度上/俯视天下/什么朝廷皇帝/都渺小得成了小不点/所以他们才敢于/把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贪官污吏/连同那些欺男霸女/祸害人间的魑魅魍魉/一个个掀翻在地/踩在脚下/甚至踏成肉饼/跺成烂泥/就像大碗喝酒/大块吃肉一样/跺成心中的畅快淋漓/因而也便/垫高了好汉们的脚下位置/直至被后来的人/以仰视的姿态望着
     以上是诗的开头部分,诗人有些激愤的情感极具现实性,借历史和小说人物来表达对于腐败之风和贪官污吏的声讨与不屑,寄托了对于时代和历史的忧患之思,充分体现出一个有良知诗人的责任感和正义感。诗的语言和结构都有浑然自足的成色,大气舒展,表现出率真、爽利的成熟之风,应是一首充满血性精神又定力十足的优秀诗作。

在小文章中坚守大情怀——张庆和诗文读后

       在西双版纳被漂亮的傣族姑娘包围了
     在当今风云变幻的文坛上,各种时髦、时尚的潮流总是不断涌动,让人眼花缭乱。多年来,张庆和一直是低调写诗著文,坚守自己为人生、重感悟的基本原则,力求表现人情人性之美,并在生活、生存和生命的独特感受中找到了一条属于自己的写作之路。他的许多小诗小文有一种淳朴厚重之风,总能以小见大,蕴含着他对人生世界的许多思考,以艺术之美的质朴风格走向读者的心灵。在众多的中国当代作家群中,张庆和是一位安于写作小文章的作家,他的小文章坚守着文化精神的大世界,他的高远的人文情怀为文学的地平线平添了一抹动人的亮色。

本文作者邢海珍,黑龙江海伦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绥化学院中文系教授。文学创作以诗歌为主,兼及评论和理论研究。曾出版诗集《远距离微笑》、文论著作数种。

在小文章中坚守大情怀——张庆和诗文读后

张庆和简介

祖籍山东肥城,共和国同龄人,部队转业后定居北京。诗人、散文家。着有诗集《灵笛》《山野风》《美丽的梦》《颠簸红尘》、散文集《哄哄自己》《该说不该说》、报告文学集《张庆和纪实文学选》等作品十余部。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北京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常务理事,国家一级作家。有多件散文作品入选中、高考语文试卷或模拟试题。出席中国作家第五次、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其词条选入《中国作家大词典》《中国当代艺术界名人录》等。


在小文章中坚守大情怀——张庆和诗文读后

 
[责任编辑: 315xwsy_susan]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www.315xwsy.com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315记者摄影家独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