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块碑刻看宋代盱眙佛教的鼎盛

冣盱眙2019-05-27
打印本文
核心提示:盱眙藏有一块宋代墓志铭碑。该碑字体秀美、文辞精辟、保存完好、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和欣赏价值。
从一块碑刻看宋代盱眙佛教的鼎盛
        作者:胡仁生(文物文博副研究馆员、高级科普师)

盱眙藏有一块宋代墓志铭碑。该碑字体秀美、文辞精辟、保存完好、具有较高的史料价值和欣赏价值。 这块墓志铭碑为74厘米正方型石碑,全文约1043字,因为历史久远,其中近百字弥漫不清,难以辨认。全碑用极其漂亮工整的楷书刻写,记载着南宋名臣、与司马光交情深厚的员外郎王彦臣第二个女儿在盱眙修身念佛向善的身世。

从一块碑刻看宋代盱眙佛教的鼎盛
        据该碑记载,王氏祖先为山东乐陵人,唐太宗贞观六年,公元632年,五季乱华时,举家迁苏州一带,王氏19岁嫁给古泗州为官的宣德郎、赠朝善大夫李之杰为妇(五品文官,相当于现在厅级干部),生有3子3女,三子李尧文官至朝奉大夫、直密阁京东路转运副使(正五品官员,相当于现在副部级干部)。卒于宣和二年1120年6月24日,享年85岁(这个岁数,在宋代非常罕见,为人中之瑞)。

从一块碑刻看宋代盱眙佛教的鼎盛
        因为丈夫和儿子功成名就等因素,王氏多次被皇帝封为太恭人(丈夫或者儿子做官显达,官员夫人或母亲受皇帝加封的荣誉称号),一生笃信佛教,以“诚”为处事为人根本,去世后两年的宣和四年3月11日葬於泗州盱眙县斗山之南。墓志撰写者由于石碑斑驳,已经无法辨认,书丹者(撰写碑文的人)为宋代正六品官员陈冲。

从一块碑刻看宋代盱眙佛教的鼎盛
        此碑有力证明了宋代泗洲盱眙一带佛教盛行,民风淳朴。王氏出生名门,其父王彦臣在古泗洲一带为官,碑文和宋代史料都可以读到,王彦臣曾被多名大臣向皇帝举荐,在当时是很有名气地方官员。宋史资料可以看到,《资治通鉴》作者司马光曾作诗《送王彦臣同年通判亳州》:先朝御六飞,亲竭濑乡祠。牛酒当时惠,衣冠此日思。仙踪丹有灶,天瑞桧生枝。圣主怜耆旧,题舆得吏师。司马光把同一年中进士的王彦臣赞为全国所有官员的表率(老师),并说这个称赞是“圣主”皇帝封赏的。

从一块碑刻看宋代盱眙佛教的鼎盛
       王氏也是一个诚信孝顺女儿。碑文记载她得知千里之外的母亲生病,夜以继日往娘家赶,到家时,母亲已经去世,她为母亲守孝,十年不化妆。碑文还记载,王氏不贪无名之财。当她舅舅死后,姑姑把舅舅的遗产分给她时,她哭着坚拒,姑姑说:舅舅遗嘱留给你的钱财,不可拒绝。姑姑死后,她把所得钱财用于佛事活动,还想偷偷送财物给舅舅后人,在后人全部去世情况下,她还很仗义资助洛阳孤儿周氏,替她赎身,帮助她出嫁,后来周氏中年丧夫,带着自己的两个小孩投奔她,她还予以收留。居家过日子,王氏俭德成家,祭祀以时,丰俭中礼,和宗族邻居相处和睦,待人处事讲诚信,不欺大压小,不背后说人坏话,经常对家人说:对人以诚相待,是自己终生所践,如果有一句假话或者背后讲人坏话,愿意舌头长刺。碑文反映出王氏对“诚”的格守。

从一块碑刻看宋代盱眙佛教的鼎盛
       佛教对王氏影响也是深远的。泗州自唐代以来,就是佛教盛地,到宋代,一度达到极致。普照王寺灵瑞塔香火鼎盛,成为当时全国五大名刹之一,其主体建筑高300尺,为铜铸,共十三级,塔尖为水晶球,整个宝塔造型优美,工艺精巧,金碧辉煌,气势雄伟,影投淮水,蔚为壮观。欧阳修称它:苍云碧天竹色静,暖日扑地花日繁;苏东坡赞它:澹涓涓,玉宇清闲,望长桥,灯火乱。盱眙泗州佛教的兴盛,也深深影响着王氏,碑文记载她每天都背诵佛经,越到老年越信仰坚定,病重时也坐如平时,打坐时每天都到天亮,早上起来还神采奕奕,85岁去世时,也如打坐时一样安详。在宋代,能活到85岁,为高寿之人,与其礼佛修性密不可分。

从一块碑刻看宋代盱眙佛教的鼎盛
        此碑书法艺术起笔落墨沉着从容,运行稳健,老笔纵横,为宋代陈冲仅见的墨迹珍品。陈冲,宋代书法史已经无法查到此人。能查到的资料为《宋史·本纪第二十四至三十一·高宗》载:1127年八月,也就是书写这块墓志的后三年,洪刍等人攻城的当日,私分缴获的金银被定罪流放,陈冲也涉及此案件,被流放沙门岛,再也没有消息,估计也死在沙门岛,案件中的陈冲是否就是书丹者,还有待考证。但纯粹就书法艺术而言,此碑书法取柳公权书法意境,神气清健,笔力挺拔,方圆兼备。其用笔方折斩截,笔力力透毫端,笔画沉涩刚劲,字体虽小,而意气雄厚,转折之处,锋棱宛然,刚柔相济,线条以直弧相参,于朴拙之中带有十分秀美之态,可谓楷书难得之佳作。通观整篇志文,朴茂高古,气势雄浑,透露出很强烈的金石气息。陈冲不以书法名扬天下,但他能根据个人胸臆,博采历代名家之长,融汉隶的凝重、晋人的蕴藉、唐楷的刚健于一炉,形成鲜明的个人面貌和风格,在宋人书法中也是独树一帜的。陈冲书法中锋用笔,点画尽合法度,书写流畅自如,浑厚沉婉,清刚劲挺,清疏挺竦,神逸悠然,雍容不迫,颇具大家风范。碑文总体看,笔画抑扬顿挫,力透纸背,其结体不雕不琢,斩钉截铁,是件十分难得的翰墨精萃,堪称楷书的佳作。章法上,重视整体气韵,兼顾细节的完美,成竹在胸,在正侧、偃仰、向背、转折、顿挫中形成飘逸超迈的气势、沉着痛快的风格。整篇碑文笔力充沛,气势凌厉,点画精到,柳味十足。

从一块碑刻看宋代盱眙佛教的鼎盛
        这块碑涉及多个地名、官名,下葬时间明确,保存完整,属于难得一见的宋代墓葬资料。为研究宋代泗洲盱眙的丧葬习俗和佛教文化,提供了十分重要的实物资料。

 碑文和拓片内容如下:

   宋太恭人王氏墓志铭

朝散大夫直秘阁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撰

丞议郎新口知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陈冲书

 夫人姓王氏,其先乐陵人,五季乱徙家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吴江泛溢,姑苏被患口口口口制最。

 天子求良牧抚疲瘵,大臣各举所知以闻名于是。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弼,皆以司封。员外郎王彦臣应召,王公至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口称当时。
从一块碑刻看宋代盱眙佛教的鼎盛
        天子以为能臣,夫人其仲女也。
        母仁寿县口口茹氏。夫人十九岁歸宣德郎赠朝口大夫李之杰。李氏世儒学,夫人雍容礼法,雅叶其能,其配口舅姑以孝闻揚,归李氏。口舅口口,指以相慰曰:睦吾族,他日以谨我祀,必若也!母仁寿病,夫人距其家千里得报,暑行口,夜必达旦,既至,则已就木,追恨不契,毁瘠过礼,屡频于死,坐卧必见,十年不口女饰。舅殁,姑以余财遗诸妇,夫人泣不取。姑曰:我赢老,不天且死,旦幕为而等计,乃口口口口舅赐,无拒我也。夫人不敢拂其意。后十九年,姑以寿终,持所得尽以为佛事。外姻口口有,并归妇,而遗子不得携者,当以白金数十两口,夫人密以遗,逮至其家,其子从仲父,莫知所向,夫人辗转求致凡瑜年,而后得其子尽先卒矣,欲复以归,而所授者亦已口。夫人以金饰僧,追荐其母子,一夕梦来致谢,挥泣而去。洛阳周氏孤女,康定名臣之后,鬻身以葬父母,而不见礼於所售,夫人为赎,以嫁为富民妇。后数岁,携二子至都城,求夫人以母事之,口顶供佛以为寿,方朝议公口馆时,二长子已卒,幼方八岁,公卒于盛年而不达,家贫壁立。

从一块碑刻看宋代盱眙佛教的鼎盛
       夫人以俭德成家,嫁二女,教其子学至立,处贫约中以身任劳苦,而祭祀以时,丰俭中礼,闺门雍雍,宗族以睦,其遇物必以诚,不欺憫闇室,时语家人曰:诚,足以格天,我终身所践,履有一语,或异方寸,独舌端有刺棘,自不能出。生平诵佛书,至老弥笃,病且革语,坐如平时,数问夜漏几刻,秿旦,精爽不乱,若熟寐而,口实宣和二年六月二十四日也,享年八十有五,累封太恭人。六子,尧明、尧问举进士,尧文,朝奉大夫、直密阁京东路转运副使,长女幼卒,次嫁朝散大夫、开封府口兵曹事,胡益修进士陈志完孙,德兴迪功郎、常州司仪曹口德,雏女一人未嫁。以宣和四年三月十一日葬於泗州盱眙县斗山之南。妇人植性端静,遇事有断,居家有法度,自为女为妇至为母,皆可矜式。其生平不问资货,一世无一妄语,盖出于天口不可勉而及也。余与夫人之子游且久,棯德为祥,宜为之铭曰:

夫人之先,世以德显,口秀腾辉,口口流衍

有炜令德,孝和勤俭,闺门肃雍,我仪婉婉

窮难履约,幽弗达善,寿考令终,报亦六腆

斗山之阳,峙大流远,口室遂口,刻阙婉口

从一块碑刻看宋代盱眙佛教的鼎盛
                              (编辑:红研)


从一块碑刻看宋代盱眙佛教的鼎盛
 
[责任编辑: 315xwsy_susan]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www.315xwsy.com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315记者摄影家独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