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华寺

周武山2019-05-15
打印本文
核心提示:龙华寺

阳春三月,乍暖还寒。与东营文友孙洪升、庞家镇原文化站长祁海民等小聚。我们一行先驱车去汉孝子董永祠,来到了董永的故里——董家村。我打电话叫来了文保员高殿鹏,他主动向文友们介绍了有关董永祠情况。随后,孙老师提议去龙华寺遗址看看。到了龙华寺遗址处,看到遗址的西北角上四周有围栏,周围有十多个特警在巡逻,正赶上省考古队在龙华寺遗址上考古发掘。看到发掘人员在紧张地工作着,隔着围栏不能近距离观看,正在寻思如何进去时,冯吴村党支部书记高建安看到我们后过来打招呼,他正和博兴县博物馆张淑敏馆长在现场。张馆长主动约我们进入到挖掘现场,让我们近距离进行参观。据工作人员介绍,前几天刚出土了一批文物,有碑座、石佛、陶器等。东营的孙老师说:“博兴的文化底韵真是深厚,看了这么重要的考古发掘,真是不虚此行啊!”看到发掘现场,前几次文物挖掘的场景,历历在目。

      龙华寺是一座远近闻名的寺庙,当地人称刘方寺。位于博兴县城东北10公里处,城东街道办事处张官村、冯吴村、崇德村之间。据记载,寺庙始建于北魏中晚期,为南北朝至清代古寺庙遗址,是目前山东省发现的最大的北朝遗址。出土的大批金铜造像、白陶佛像、石佛造像等佛教遗物,其质地之繁、出土数量之多、纪年铭文之全、价值之高,在国内罕见,为我国佛教考古与艺术研究提供了非常宝贵的实物资料,在中国佛教艺术考古方面占有辉煌的地位。为保护这一珍贵遗产,1992年山东省人民政府公布其为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06年5月25日,国务院核定其为“第六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龙华寺的前世今生

据记载,龙华寺始建于北魏中、晚期。寺庙东西长2公里,南北宽1.5公里,占地约300万平方米。传说古寺庙建筑雄伟壮丽、古朴大方。寺庙坐北朝南,分前后两院,院内建有大正殿九间、东西厢房和钟鼓楼等,大殿内正面有三尊佛像,十八个罗汉分立两边,佛像造形生动,栩栩如生,钟楼建在寺庙的东南角。每所建筑都是青砖、青瓦修建,屋顶的四角都向上翘起,气势宏伟,香火极盛。千百年来,龙华寺屡遭兵祸战火的破坏。几度风雨几度兴衰,时废时建,至清末规模已变得很小,最终废圮。

古刹风流,古韵悠悠。千年龙华寺在演绎着一个个动人的美丽故事。传说龙华寺里有一个尹和尚,他在五台山参禅悟道多年,炼就半仙之体,神通广大,能掐会算,点化乡人,是当地有名的高僧。他收留“没尾巴老李”为徒的故事,在当地更是广为流传。传说龙华寺北边的冯家庄,庄上住着一户李姓人家。两口子四十好几了还没孩子,到处去求医问药,都无济于事。夫妻俩来到了庄南的寺庙求尹和尚。尹和尚为其妻子把脉后说:“我先给你开几付药喝,你们回家等着抱儿子吧!”

父妻俩听了,高高兴兴地回了家,立即熬药吃药。到了晚上,妻子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观音菩萨给她抱来了一个黑黝黝的胖小子。她急忙叫醒丈夫,把自已做的梦对他说了。丈夫笑着说:“那只不过是个梦,我看你是想孩子想疯了,天下那有这样的好事。”

过了一些时候,他妻子真的怀上了,丈夫那个高兴劲就甭提了。

这天妻子一人在家,突然觉得肚子一阵剧痛,她刚到炕上躺下,顿时满屋红光四射,孩子出世了,这年正是龙年。在坡里干活的丈夫听说妻子生了,急忙放下手里的活儿跑回家。进屋一看,只见一个圆溜溜的肉球在土炕上滚动。丈夫想,这哪是个孩子,分明就是个怪物。便顺手拿起铁锨,照准肉球就铲了下去。突然红光一闪,从肉球里蹦出一条小黑长虫,唰地蹿到妻子怀里。丈夫拿着铁锨上了炕,长虫见事不妙,迅疾从窗棂间破纸而逃。这时丈夫又一锨铲去,铲下了长虫一截血淋淋的尾巴,那截尾巴还不停地在炕上翻滚。丈夫气呼呼地下了地,妻子就把小长虫的尾巴用布包好,小心翼翼地埋在了自家院子东墙根下。

小长虫逃进了龙华寺,尹和尚早就煮好了鸡蛋在等着它了。尹和尚边给长虫包扎伤口边说:“庄户人家不是你住的地方,你就先跟贫僧住在庙里,在这里好好修炼。你本姓李,现在又没尾巴了,以后就叫没尾巴老李吧!”从此小长虫就以龙华寺为家了。几年的功夫,小长虫已经长大,并且能变成人形。

一天,尹和尚对没尾巴老李说:“现在你已修炼成龙,也该到你应该去的地方去了。昨夜我接到了如来佛祖的法旨,要你到白龙江去,并把白龙江赐给你。”

黑龙听了立即向尹和尚跪下磕了三个响头,然后变成龙形腾空而起,一阵狂风过后就不见了。

白龙江内住着一条白龙。白龙无恶不作,经常将渡船打翻,吃掉落水之人。人们对此龙恨之入骨,却又治不了它。

没尾巴老李到了后的一个夜晚,住在白江两岸的山东老乡做了同样的一个梦。梦中一黑脸青年对他们说:“我也是山东的,有事求老乡们帮忙。三天后,我要与白龙决一死战,请你们帮我备好馍馍和石头、砖头,到时看见江中翻黑浪,你们就将馍馍扔入江中,若是翻白浪,你们就投石头、砖头。”说完,深施一礼,踪影全无。

天亮后,人们便不约而同地行动起来,准备了石头、砖头和馍馍。第三天,正午时分,忽听江中吼声如雷,江面上浪花飞溅,水柱冲天。一黑一白两条巨龙绞缠在一起,上下翻滚,奋力厮斗。大战了三天三夜,看到江面上翻黑浪时,岸上的人们立即将馍馍抛入江中;当看到江面上翻起阵阵白浪时,人们立即将石头和砖头投入江中。最后,黑龙终于打败了白龙,白龙向东落荒而逃。

白龙败走后,黑龙就在这里住了下来,白龙江也就叫黑龙江了。黑龙不忘山东老乡的帮助,只要有山东人过江则风平浪静,一帆风顺。就是船上没有山东人,船老大也会在起锚前大声问道:“船上有山东客人吗?”人们便答应一声“有”。否则,船家不敢开船。

龙华寺碑原碑座

还传说,尹和尚脖子上挂烧饼的故事。尹和尚在五台山修道多年,虽未修行圆满,却炼就半仙之体,能知过去、未来之事。

五月的一天,尹和尚在五台山上看到喜鹊衔着冰块来回飞。他掐指一算,急忙下山回到了博兴龙华寺,召集人马去收割寺庙的四百大亩小麦。他同时到各个村庄告诉村民,马上就要下冰雹了,让大家快把小麦割了。人们都说尹和尚疯了,小麦刚满粒还不熟就割了,这不是糟蹋庄稼吗?这个尹和尚在劝说不动的情况下,他就回寺庙里擀了一个大火烧,从中间挖了一个洞,套在自己的脖子上,暗示人们到嘴的粮食捞不着吃啊。在龙华寺周围数十个村庄里转悠了两天,每到一个村人们都说尹和尚真疯了,只有纪刘村尹姓人家相信了他的话,收割了麦子。到了第五天的中午,突然从西北方向上来了天,一阵狂风暴雨夹杂着鸡蛋大的冰雹袭击了龙华寺一带的村庄,田里丰收在望的小麦铺了一地。除龙华寺的400亩小麦和纪刘村几户尹姓的小麦抢收外,所有的小麦都被砸在了地里颗粒无归。人们都说:当初要是听尹和尚把麦子收了,也不会颗粒无收啊,真是后悔莫急啊。

经考察,尹和尚确有其人,名叫尹攸旺,是龙华寺邻近的陈户镇纪刘村人。

农历三月十六,是龙华寺庙会,每年的这一天,前来上香拜佛、赶庙会的人山人海,热闹非凡。夜晚更是数盏红灯高悬,灿灿光亮如阳光普照。为了生计,我父亲曾在庙会上卖过火烧,当时两个大子(相当于现在的贰角)一个。当年寺庙香火极盛,据今年85岁的张官村赵英泉老人讲:龙华寺门前原来有个高大的石碑(龙华碑)。大门西边有一口井,井的旁边有棵老槐树,大门内有影壁墙,墙后面有一个倒坐观音,坐南面北。东南角有座钟楼,钟楼下方是四方形的,房顶则是尖尖的。钟楼大约有16多米高,四面都有大窗口。挂在钟楼里的大钟则正巧对准四个窗口,从窗口里扔进小石头正巧碰响大钟。寺庙西边有一条大道,经过赵家楼村西的石门亭(牌坊)直通县城。据说,这个牌坊是闫家村石姓修建。光绪二十四年发大水时,龙华寺被洪水冲毁。几年后重修,但规模比以前小了许多。新修建大正殿北屋三间,两间东屋,两间西屋。到了一九四二年,龙华寺的大正殿和相邻香山寺的大殿同时被拆除,从此终止了龙华寺的庙会,也断了龙华寺的香火。当时崇赵乡刚成立,就把寺庙的西屋改成了学校,东屋还是由在寺里看庙打更人周明儒(张官庄人)住着,他从50多岁守庙到七十多岁,在龙华寺里住了20多年。

后来,在“是神上天,是泥胎下湾”的破“四旧”年代,当时张官村的年轻人把寺庙上的椽子扒下来,做了高跷。到了1949至1950年间,张官村的民兵又用火盆把钟楼子上挂钟的大木梁烧断,使800多斤重的大钟从梁上掉下来。人们将大钟运到了区中队设在赵楼村的兵工厂,随后被人们炼成了铁,造了手榴弹。龙华寺因连年不断的战乱和不可抗拒的自然灾害,从此成为一片废墟。

龙华寺遗址出土文物

龙华寺遗址曾经出土了南北朝时期北魏、东魏、北齐和隋代残碑断碣、金铜造像、石刻造像、素烧白瓷佛像和绿釉瓷罐、瓶、碗、壶、盘、杯、泥质灰陶瓦当、滴水、板瓦、筒瓦、砖以及北齐和隋代铜钱等大量陶器、瓷器、铜器文物。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三次大发现:一是1976年出土过大宗石刻佛教造像;二是1978年出土了被誉为“东方维纳斯”的青石圆雕菩萨立像;三是1983年出土过近百件金铜佛像,还出土过一批素烧白瓷佛像。

博兴龙华寺遗址出土铜莲花手观音像

1976年清明节前,张官村村民张立山在村东南盖屋推土垫地基。帮忙的社员们从村南的荒碱地里挖土时,在张家坟旁挖到两锨深的时候,挖出了大批的石造佛像。我们放学回家后,看到在张立山院子南面的东西道路上堆放着许多石头人。很多小孩都拿着小的玩,我也挑了两个一模一样的搬回了家。两个都大约50—60公分高,家里父母不让搬到家里,说是庙里的东西不能放在家里,叫我赶紧搬出去。但我还是偷偷地把那两个石佛放在了后院猪圈的门两侧,当天晚上那两个石佛同拦猪圈的大案板(原先打火烧和面用的木板)都被人偷走了。其它伙伴们拿回家的也被家里人赶着扔了,有的扔到井里(那时候生产队的水井很多,300口人的村子,就有5眼井),有的扔到了湾里。因为当时正处在“文革”后期,人们的文物保护意识很差。这些文物在那里放了两三天的时间,就被周围村子里的村民们捡走了。

博兴龙华寺遗址出土鎏金铜二佛并坐像

1978年,张立山在院子里掘地栏时(现在叫厕所),张文臣和张立俊给他帮忙。挖到70多厘米时,发现下面有砖或石头之类的硬东西掘不动了。他俩就继续挖,很快便露出了三尊巨大的石佛造像,头西脚东、南北并排地躺在地下,最大的一尊有2米多高。三尊佛像头虽然断了,但还和身子对接在一起。他们就把刚掘出的坑又垫上,往南靠了3米继续挖土掘地栏。一会的功夫,又挖出一坑石、白陶佛造像,被誉为国宝“东方维纳斯”的蝉冠菩萨像便是从这里出土的。大队用马车给文物部门送了一些去,剩余的断头、断身子的,大队里把它当土,打在了村小学的土围墙上。那时的围墙是用两块木门板固定好,中间放进土,夯实后再把门板拿掉,依次类推,墙就建成了。

博兴龙华寺遗址出土北魏蝉冠菩萨像

据说,国宝“东方维纳斯” 佛像是于1994年7月初的一个风雨夜被盗,后流失到英国。2007年12月21日,日本共同社的报道称,这尊被盗菩萨像是日本西部滋贺县甲贺市的美秀私立博物馆1995年5月花费 1亿日元(约合88 万美元),从英国伦敦的美术商手中购得的。1999 年,这尊石像被中国方面确定为被盗品。2001 年,在一家专为世界各国追索历史文物的瑞士民间组织米西奈斯基金会主席罗伯特先生主持下,原则上达成了将这件国宝归还博兴县的初步意向。2007年,该佛像从大阪乘船送返山东。为了表示感谢,中方决定每5年无偿借给日本美秀博物馆展出一次。

由于连续大旱,张官村也和其它村一样,为蓄水防旱,于1990年春在村北的荒碱地里开挖蓄水池,雇佣王集村的泥浆泵打蓄水池。打到三分之一的时候,在水池东头发现了大批石佛造像及石碑、石座等文物,在东面的南北路上堆放了一地,村里用三轮车把部分石造佛像送到了县文物部门。文物贩子听到消息后,到打水池的地方现场收购,从而吸引了周边的几百群众前来讨宝、挖宝,他们在张官村四周用铁锨到处挖。挖到一米半到二米深的原地层后,再赶着往前挖,有的挖到了青砖墙基础,有的挖到铜佛,也有挖到石佛、白陶佛和铜钱的。当然,他们当中大多数人没挖到什么。就这样连续挖了好几天,那个场面就像赶大集一样。后来,公安机关制止了在遗址上的乱挖乱掘,还有三分之一的蓄水池没打完就被停止了。同时,文物部门到场大力宣传《文物保护法》,才禁止了龙华寺遗址乱挖的现象。

刚消停了一段时间,1992年春,周边的村民又在张官村东南轰轰烈烈地挖了一遍。地区公安处警察把张官村近30名参与人员传唤到当时的寨郝宾馆,进行询问,“挖宝”之风才被刹住。

正如博兴县原博物馆馆长舒立臣所说:“张官村可是一块风水宝地呀!”后来,张官村同远近闻名的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龙华寺遗址,全被划入了保护范围。博兴县博物馆收藏的佛教文物有很多是张官村出土的。现在,博兴县博物馆收藏的国宝级“素烧白瓷佛造像”和保存基本完好的三尊国宝级青石圆雕佛造像(西方三圣),也都是张官村出土的,就连被盗到日本而轰动世界的号称“东方维纳斯”的青石圆雕菩萨像,也是张官村出土的。

在北京大学和省考古研究所连续多年对龙华寺考古勘探的基础上,2018年秋至2019年4月,博兴县博物馆协同省文物部门再次对龙华寺遗址进行了考古发掘。其间,又出土文物二百余件。 

作者:周武山,山东博兴人,中国西部散文学会会员,滨州市作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淄博市散文协会会员。从事新闻写作三十余年,文字见诸于《作家报》《大众日报》《滨州日报》等报刊和平台,并有多篇文学作品获奖 。

(编辑:夏花)


龙华寺

 

相关阅读: 龙华寺

    [责任编辑: 315xwsy_susan]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www.315xwsy.com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315记者摄影家独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