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苏东坡也有“朋友圈”,会怎么样?

  来源:腾讯2020-09-13
打印本文
核心提示:对当代人而言,微信和微信的朋友圈已经成了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那么,古人有“朋友圈”吗?如果苏东坡也有“朋友圈”呢?

对爱好苏东坡的读者而言,林语堂的《苏东坡传》影响无疑是最大的,但从研究的角度来说,孔凡礼的《苏轼年谱》《三苏年谱》以及《苏轼诗集》《苏轼文集》更为重要,但却不是普通读者所能欣然接受。至于散落在宋人笔记中诸多与苏东坡有关的史料,翻检起来,更有茫无头绪之感——然而,发现别人没有发现的史料,进而修正历史,或为历史研究提供更多的史料基础,这才是吸引专业研究者的兴奋点之所在。

所以当有人跟我说林语堂的《苏东坡传》也有失偏颇时,我一点儿也不觉得奇怪,因为林语堂的《苏东坡传》尽管是在综合大量史料基础之上写成的,但它还不是严格的史学意义上的传记,而更接近于“文学创作”,所以它有一种特殊的感发力量,为一般史学著作所不及。

苏轼 新岁展庆 人来得贴

林语堂说:

鲜明的个性永远是一个谜。世上有一个苏东坡,却不可能有第二个。个性的定义只能满足下定义的专家。由一个多才多艺、多采多姿人物的生平和性格中挑出一组读者喜欢的特性,这倒不难。我可以说苏东坡是一个不可救药的乐天派,一个伟大的人道主义者,一个百姓的朋友,一个大文豪,大书法家,创新的画家,造酒试验家,一个工程师,一个憎恨清教徒主义的人,一位瑜珈修行者,佛教徒,巨儒政治家,一个皇帝的秘书,酒仙,厚道的法官,一位在政治上专唱反调的人,一个月夜徘徊者,一个诗人,一个小丑。但是这还不足以道出苏东坡的全部。一提到苏东坡,中国人总是亲切而温暖地会心一笑,这个结论也许最能表现他的特质。苏东坡比中国其他的诗人更具有多面性天才的丰富感、变化感和幽默感,智能优异,心灵却像天真的小孩——这种混合等于耶稣所谓蛇的智慧加上鸽子的温文。不可否认的,这种混合十分罕见,世上只有少数人两者兼具。这里就有一位!(宋碧云译本)

实际上,这是林语堂把对中国传统文人的全部想象都加在了苏东坡一个人身上,因而他怎样赞扬苏东坡都不为过,正如他笔下的《吾国与吾民》无法具体落实到任何一个具体的中国人身上一样。

所以对我个人而言,对历史人物进行研究,也必须让现实中的人能够从中获益,就像让一缕阳光洒进幽暗的房间一样。如果不能从前人身上获得一种力量、一种滋养,一种启示,那可真会徒成消耗。

苏轼 归安丘园帖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我还一直在想,如果找一个西方的作家和苏东坡来对应,应该是哪一位呢?

我想起我在少年时代读宗白华写的《歌德人生之启示》:

人生是什么?人生的真相如何?人生的意义何在?人生的目的是何?这些人生最重大最中心的问题,不只是古来一切大宗教家哲学家所殚精竭虑以求解答的。世界上第一流的大诗人凝神冥想,深入灵魂的幽邃,或纵身大化中,于一朵花中窥见天国,一滴露水参悟生命,然后用他们的生花之笔,幻现层层世界,幕幕人生,归根也不外乎启示这生命的真相与意义。宗教家对这些问题的方法与态度是预言的说教的,哲学家是解释的说明的,诗人文豪是表现的启示的。荷马的长歌启示了希腊艺术文明幻美的人生与理想,但丁的神曲启示了中古基督教文化心灵的生活与信仰,莎士比亚的剧本表现了文艺复兴时人们的生活矛盾与权力意志。

随后,宗白华将笔锋转到歌德身上:

歌德对人生的启示有几层意义,几种方面。就人类全体讲,他的人格与生活可谓极尽了人类的可能性。他同时是诗人、科学家、政治家、思想家,他也是近代泛神论信仰的一个伟大的代表。德国哲学家息默尔说:“歌德的人生所以给我们以无穷兴奋与深沉的安慰的,就是他只是一个人,他只是极尽了人性,但却如此伟大,使我们对人类感到有希望,鼓动我们努力向前做一个人。”我们可以说歌德是世界一扇明窗,我们由他窥见了人生生命永恒幽邃奇丽广大的天空!

苏轼 获见帖

我还没有看到有比较文学研究者将苏东坡与歌德放在一起进行比较的文章,但我认为他们二人的确能代表东西方伟大文学家的同与不同之所在——在林语堂笔下,苏东坡是集中了所有传统中国人特性的天才;在宗白华笔下,歌德是集中了所有近代欧洲人特性的天才。

无疑,在中国古代作家中,有关苏东坡的史料是保存得最为完整也最为丰富的一个人,远远超过李白、杜甫,更不用说与他同时代的人了。即使在那个时代比他还要重要的人物,也是在提及苏东坡时才会被后人再次提到那人的名字,这可真是一件意味深长的事情。

广学博爱好交友

这些年来,微信上的“朋友圈”占据了人们生活中的绝大多数时间,“朋友圈”成了个人生活的展示窗口,也将一个人的经历、生活、嗜好接近完整地呈现出来。因为人们可以在朋友圈里展示日常生活里的方方面面:父母、兄弟、姐妹、同事、朋友、聊天、信息、通知、集会、讨论、研究、赏鉴、养生、美食、旅游、见闻、掌故……几乎没有什么不可以在朋友圈里出现的。

无疑,对当代人而言,微信和微信的朋友圈已经成了生活中的重要组成部分。那么,古人有“朋友圈”吗?

答案是有,只是与我们今人不同。

如果苏东坡也有“朋友圈”呢?

李公麟 西园雅集图(局部)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在苏东坡的世界中,他当然是“男一号”,连皇帝都不过是他的“配角”,因而我想,苏东坡的风采,无疑是在他的“朋友圈”中才得到充分展示的,他的朋友不是可有可无的“配角”,相反,如果从不同“配角”的角度来看苏东坡这个“主角”,说不定也许会找到一个“从来没有”过的角度,从而近距离地观察一个更为真实的苏东坡。

他是有“朋友圈”的,而且这个“朋友圈”非常大。苏东坡的朋友五花八门:皇帝、太后、宰相、文士、诗人、官僚、和尚、道士、歌女、厨师、画家、街头邻居,甚至妖狐鬼怪……

李公麟 西园雅集图(局部)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就像他自己说的:“吾上可陪玉皇大帝,下可以陪卑田院乞儿,眼前见天下无一个不好人。”整个天下,到处都是他各式各样、各行各业的朋友——有的是正人君子,有的是邪曲小人;有的是生死之交,有的是匆匆一面;有始终不渝者,也有前善后恶者。让我奇怪的是,在嘉祐二年(1057)的同榜进士中,有的与他共进退,施以援手,有的却坚决想置他于死地。他本人,则在现实的谷底和理想的云端上下往复。

正如我们的朋友圈一样,除了人,苏东坡对美食和下厨有着发自内心的热爱,他创造出的许多菜如今都已经成了名菜——东坡肉、东坡鱼、东坡羹,以及不同名目的酒。而他关于食疗的许多见地,也在他的文集或笔记中大量出现。

东坡朋友有几多

有多少人曾经出现在苏东坡的“朋友圈”里呢?

正像我们自己一样,电话通讯录的人名和号码再多,经常联络经常来往的,也只是数十人而已。我想,这才是真正意义上的朋友吧!

今人如此,苏轼何独不然?

从辈分上看,苏轼的朋友,可以按照长辈、同辈、晚辈三大类划分:

——长辈,父母、张方平、欧阳修、王安石、富弼、韩琦、司马光、范镇、滕元发、陈希亮、张先、陈襄、吴复古、朱寿昌……

——同辈,兄长姐姐、弟弟、文同、曾巩、鲜于侁、章惇、林希、杨元素、杨世昌、陈令举、李常、孙觉、李公麟、刘述、刘恕、王诜、王巩、钱穆父、刘景文、参寥子、章质夫、章衡、张怀民、孙洙、刘挚、刘贡父、范纯仁兄弟、蓝田四吕、孔家三兄弟、吕陶、陈慥、徐君猷、方子荣、米芾、佛印、巢谷……

——晚辈,儿子、苏门六君子、苏门后四学士、赵德麟、张舜民、李之仪、苏坚、姜唐佐……

苏轼 次韵秦太虚见戏耳聋诗帖

对于苏东坡这样的人物来说,他有理性但绝不是一个有着冷静理性的人,例如他和道士对话寻找各种药方甚至烧炼仙丹,但当他真的得到所谓仙丹时,他又绝对不敢将它们咽到肚子里。他热情地试验不同原料的酒,虽然多数以失败终结,却写出最成功的诗歌。这一切都可以成为理性的分析对象,但我觉得繁琐的考证一定会伤害到他那活泼的不可捉摸的有趣灵魂。

当然,苏东坡并不都是喜悦的,在很多人们不太读的那些写给皇帝的奏章里,处处闪现着令人惊讶的“现代思想”。比如他的敌人吕惠卿和曾旼的一段对话:

“轼何如人?”旼曰:“聪明人也。”惠卿怒曰:“尧聪明、舜聪明邪,大禹之聪明邪?”旼曰:“虽非三者之聪明,是亦聪明也。”惠卿曰:“轼学何人?”旼曰:“学孟子。”惠卿亦怒,起立曰:“何言之不伦也?”旼曰:“孟子以‘民为重,社稷次之’,此所以知苏公之学孟子也。”惠卿默然。(《邵氏闻见后录》卷十一)

在一个以“忠君”为当官第一规矩的年代里,苏轼却秉承孟子的教义,“民为重,社稷次之”,后面还有一句潜台词:“君为轻”。

苏轼 春中帖

所以,我们除了看到一个“人间有味是清欢”的苏东坡之外,还看到日夜奋战在抗洪前线的苏东坡,看到一个因旱灾蝗灾而使百姓流离失所之后不断给朝廷上书请求赦免、救济百姓的苏东坡,看到一个救助婴儿、病人、老人和死在路旁无人掩埋尸体而痛心不已的苏东坡,一个因熟悉水利而疏浚湖泊、筑堤、修建桥梁的苏东坡……也正因为有了这样的苏东坡,才会有像林语堂所看到的苏东坡:“他的肉身难免要死去,但是他来生会变成天空的星辰,地上的雨水,照耀、滋润、支持所有的生命。”也正因为有了这样的历史性借鉴,同样的事件再次发生在平凡世界的里面时,才不再是乏味的一幕。

苏东坡教会了我们如何欣赏生命的每一时刻,并让我们坚信每一刻尘世生活都是美好的。

(编辑:月儿)

315记者摄影家网,苏东坡,“朋友圈”


如果苏东坡也有“朋友圈”,会怎么样?

 
[责任编辑: 315xwsy_susan]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www.315xwsy.com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315记者摄影家独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