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失的库页岛:乾隆皇帝可悲的漠视,致中国完全丧失东北外海制权

  来源:凤凰网有历史2019-09-10
打印本文
核心提示:近日据《参考消息》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对媒体表示:“中国不可能忘记远东地区。三四百万平方公里地领土属于中国,远东地区领土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中国人迟早要回属于我们的领土,子孙后代会解决这个问题的。”
      近日据《参考消息》报道,俄罗斯总统普京对媒体表示:“中国不可能忘记远东地区。三四百万平方公里地领土属于中国,远东地区领土问题是历史遗留问题,中国人迟早要回属于我们的领土,子孙后代会解决这个问题的。”

不知普京这个言论是何用意。然而,言者无心,听者有意。中国在外东北地区丧失了太多权益,谈及故土,哪个有良心的中国人不扼腕叹息!

中国历史上流失的国土,论地位之重要首推哪里?

流失的库页岛:乾隆皇帝可悲的漠视,致中国完全丧失东北外海制权

是中亚五国沿边之地,还是外蒙漠北,还是外东北区域?

平心而论,中亚五国与中国接壤之地,中国从未完全控制,地缘属性并不直接关乎国运。外蒙沦为中俄的战略缓冲区,它面积巨大,直接捍御中国北方,失去固然痛惜,但也是当年中国实力不济,无法抗御沙俄所致。所谓落后就要挨打,力不如人,丢了没话说。

唯有东北外海的库页岛,论面积之大,它多达XX平方公里,比台湾岛和海南岛加起来还要大;论战略地位,它直接压在日本列岛头顶,以它为基地可以轻松冲出第二岛链;论矿产资源,岛内煤炭、石油、森林、野生动物资源丰富,与东三省比不遑多让。

然而正是这片国土的流失,最令人无语,最荒诞,最让人握紧拳头却不知道该打到哪里。

一、愚蠢的傅恒与无知的乾隆

库页岛自古以来是中国的神圣领土,这是丝毫不用质疑的。中国人早在唐代就行使了对库页岛的主权。明朝在东北设置的奴儿干都司,将库页岛纳入有效管辖,明廷的官员上岛行政,千年以来,库页岛上的一草一木,都是华夏之物。

然而到了清朝,事情却慢慢起了变化。

清朝统一全国后,主要精力放在了东北、漠北和西南。

满清十二帝中若论对疆土最重视者,当数康熙皇帝。但康熙朝对库页岛的态度,也十分令人痛心。

公元1717年,在康熙皇帝诏令下,清朝编绘一部《皇舆全览图》,该图分省编绘了28幅地图。位于中国最东最北之处的库页岛,列为28幅之首。

看起来算得上重视了。

流失的库页岛:乾隆皇帝可悲的漠视,致中国完全丧失东北外海制权

康熙皇帝对领土的重视超过历代清朝皇帝,但受制于缺少专业的地理人才,以及没有实地勘测的历史传统,清朝并没有派人到库页岛进行详细的地理堪察,也没有对岛上族群做充分的人口调查,更没有建立行政机构,作为掌控领土的最后手段——军队,康熙皇帝也没有下令派遣。

库页岛的管理情况,大概类似于对西南羁縻州县的管理方式,在清朝统治者的眼中,库页岛民也会向羁縻州的少数民族一样,虽然没有直接纳入清朝政府的管辖,但总归慑于中央的威望,不会产生离叛之心。

康熙雍正年间,由于刚刚在黑龙江流域和沙俄打了几仗,清军对外东北的镇慑还算有效。库页岛六姓十八噶珊,维持着正常的进贡制度,与清朝的联系还算紧密。

但也正是这个进贡制度,逐渐引发了清朝中央与库页岛诸族的隔阂。

清朝与历史上的中央王朝一样,实行薄贡厚赏的招抚政策。库页岛与黑龙江流域诸族部民向清朝贡奉貂鼠皮,清朝回赐财物,清廷称之为乌林,主要是指制作官衣的绫罗缎匹。貂鼠皮的价值远不及清朝赏赐的财物丰厚,这引起了两方面的矛盾。

一者,东北地区人们争相捕猎貂鼠,导致该物越来越少,捕获成本越来越高。而清朝的受贡地点远在东北内地,从库页岛上岸有山海之隔,长途跋涉需要付出大量成本,贡赏的性价比逐渐下降。于是库页岛人的热情也相应地冷了下来,对清朝中央不免有怨望之情。

二者,自康熙朝到乾隆朝,外东北地区(含库页岛)部民向中央进贡的越来越多,康熙年间最初只有1200户,到乾隆朝增加至2300余户(其中库页岛146户),翻了将近一番。清朝收纳了大批过剩的貂鼠皮,用处不大,却需要支付不菲的赏赐,经济上属于得不偿失。

因此,大学士、军机大臣傅恒建议,将进贡部民之数定额化,将库页岛贡户限定了146户,再不许私自增加。

同时,还强硬的规定,每年7月份库页岛人必须登陆到东北内地进贡,如果没有按期到达,将取消当年和次年的乌林之赏。

这两条尽显大国傲慢之态的政策,立竿见影地让库页岛人心里凉透。

关系国计民生的政策出了问题,照理来说朝廷要想办法改善解决。但清廷如此生硬地对待,真令人无语。当西洋诸国的舰队已经遍布世界各地之时,清廷却对东北外海这座庞大的岛屿视而不见,国势之危,令人视之痛心。

更可悲的是,那一年,乾隆皇帝刚刚37岁,正是年富力强、充满进取之心的时候。大清的兵威布及西北、西南和东南,却无人对库页岛建一言之策。库页岛却陷于疏于管理、失之沟通、毫无掌控的情况,日甚一日,年甚一年。

明朝时,尚在东北设置奴儿干都司,行政官员亲自到库页岛上设置官署,对当地多少能直接管控。而到了清朝,由于黑龙江一带满人、赫哲人不断南下,外东北区域成了人烟稀少的“北大荒”,官员们连黑龙江、乌苏里江口都不愿去,更没人愿意远涉大海,到库页岛上受罪。

管理库页岛事务的三姓副都统,起初还能在黑龙江口驻节办事,后来不断向内地退缩,以至于一口气退到三姓城(今黑龙江省依兰县),两地相隔数千公里,库页岛人想要到三姓副都统衙门一趟,爬山过海,远道交通,竞需要三四个月之久。

流失的库页岛:乾隆皇帝可悲的漠视,致中国完全丧失东北外海制权

所谓羁縻控制,只不过徒有虚名,库页岛人怎样生活,诸族关系如何,大清朝上下,竟然没有一个有一手的直观认识。

人心尽丧,土地飘摇。万里域外的沙俄,近在咫尺的日本都已迈开了脚步……

二、东北抽空了,外国人来了

清朝的人口政策,也是外东北和库页岛流失的一大原因。

早在后金时期,努尔哈赤就痛感女真族人过少。在不断向南迁徙和作战过程中,满族人腾出越来越多的空间。为了填补后方的空缺,同时也为了解除后方之患,努尔哈赤将赫哲族鄂伦春族人视作本族,不断对诸族头目赐予官爵,并通过他们征调大批量赫哲族人加入八旗军队。

这些极北之地的渔猎民族天生强悍,与满族人相比并不逊色。因之,在满清统一中原的过程中,大量赫哲人融入满族,一起迁往温暖而富裕的关内。

后来的清朝统治们,都尝到了合族与征兵的甜头。八旗入关后,八旗子弟陷入温柔乡中,战斗力迅速下降,而仍处东北苦寒之地的诸族,保持着较为原始的生活方式与彪悍的战斗作风,这是绝佳的优质兵员。

清朝康、雍、乾、嘉、道诸朝,都不断地从东北诸族中征调兵员,连同他们的家属、亲族,也源源不断地迁往南方。空旷的东北更加空旷,来自清廷中央的政策与讯息,连外东北这片空旷之地都难以通过,更何谈偏处海外的库页岛。

除了每年细若游丝的有限的贡赏来往,库页岛越来越成为一个传说中的概念,她究竟是何面貌,越来越没有人知晓了。

流失的库页岛:乾隆皇帝可悲的漠视,致中国完全丧失东北外海制权

文明与联系,就这样慢慢断掉了。

而与此同时,沙俄与日本的触角,已经慢慢伸了过来。

清俄《尼布楚条约》签订后,沙俄的扩张方向转向黑龙江东北的外东北区域。1742年,也就是清乾隆七年,沙俄人舍利京克从堪察加半岛南下,第一次登上库页岛。期间经过不断探索,本性里刻着扩张基因的沙俄,不断向外东北地区进行武力渗透。

大概到了1803年左右,沙俄派少量军队到达库页岛南端,袭击了日本人通过北海道渗透到库页岛上的类似行政机构,从而开启了实际侵入库页岛的进程。

1852年,随着鸦片战争的打响,清王朝对远道而来的西洋人异常惊恐,把全副精力放到东南沿海与列强的争斗上。本就控制十分薄弱的外东北地区,投入的精力更少。沙俄帝国指派“俄美公司”到库页岛进行殖民活动,这个俄美公司与英国的东印度公司类似,虽然打着商业组织的旗号,背后则由帝国政府直接指挥。在俄美公司的运作与指引下,一队哥萨克人黑龙江口渡海进入库页岛。次年,沙俄再次派兵进入库页岛,并在岛东西两岸建立哨所,在库页岛人在场的情况下升起俄国国旗,宣布库页岛是俄国领土。

1854年,沙俄与英法爆发克里米亚战争,为避免在北太平洋遭到英法的进攻,俄军暂时撤出库页岛。1856年,克里米亚战争结束后,沙俄趁中国在第二次鸦片战中焦头烂额,无暇北顾,于是再次派兵侵入外东北地区,并轻而易举地武装占领库页岛,将其纳入东西伯利亚总督管辖之下。

此时俄军进入外东北及库页岛的兵力并不算多,如果清廷决意夺回,两国尚可一战。然而外东北撂荒已久,朝廷从上到下并无一个有识之士提及库页岛。相比甲午战后日本强占台湾时全国的反应,真乃天壤之别。一个庞大的岛屿,就这样不明不白地被别国收入囊中。

而被清廷彻底遗忘的库页岛人,包括占居民大部分的费亚喀族人,以及岛南部的少量爱奴族人,都没有像后来的台湾一样掀起有组织的武装反抗。

其实,怎么抵抗呢?库页岛的地位不如台湾省,没有建立完善的省级行政组织。当地仍处在大姓首领管辖社会事务的部落制,既原始又落后,只能眼睁睁看着俄国人入侵。库页岛民数量又少,大概只有区区十几万人,散布在广袤的大岛上,难以有效集中,怎能同沙俄的正规军对抗。

或许在岛民心中,外国人自然可恶,可是那遥远的清朝,值得为之战斗吗!

1858年、1860年,沙俄强迫清朝签订不平等的《瑷辉条约》和《北京条约》,库页岛这个煌然巨岛,以乌苏里江流域延伸领土的名义,从此归入沙俄版图。

三、沙俄和日本的争夺

沙俄进入库页岛后,与渗透到岛南的日本发生了冲突。

库页岛与日本北海道只隔了一道宗谷海峡,最窄处只有四十多公里。

日本在清康雍年间就偷偷渡河到库页岛南部,非法设立了管理渔务的行政机构,并建立了警备哨所。

日俄两国从19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反复通过外交手段争夺库页岛的主权。由于沙俄相对较强,日本只宣称对库页岛南端爱奴人居住区的主权,因为长期以来的偷渡和移民,已有不少日本人迁入爱奴族区,形成了事实上的占有。后来经过妥协,沙俄以让出俄属千岛群岛部分岛屿为代价,换取日本放弃库页岛领土要求,并以宗谷海峡为界划定两国国界。

而此时,清朝正在几次大战中的间歇喘息,对本有机会争取回来的外东北领土,根本无缘置喙。

事实上,争回领土并非无机可乘。彼时沙俄派往远东的兵力十分有限,海军在北太平洋基本没有什么作战能力。由于外东北人烟稀少,沙俄也供养不起大量陆军。如果清廷据理力争,甚至兵戎相见,夺回滨海的领土,乃至重新提出对库页岛的主权,并非不可能之事。

然而清廷并没有一语言及库页岛,坐看日俄两国围绕库页岛你来我往,一副事不关己的态度。悲剧啊。

19世纪末期,随着沙俄修建的西伯利大铁路通及远东,以及日本明治维新之后的崛起,东北亚地缘力量有了新的态势,清廷再与无法与日俄抗衡,从此库页岛再无争取之可能。

清末至二战的50年中,日本与苏联在库页岛反复角力,最终以苏联驱逐日本,全面占领库页岛告终。岛上的中国土著被驱逐屠杀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俄罗斯人。

如今,这片中国人日渐陌生的,被外国称为萨哈林岛的宝岛,依旧静静地矗立在海中,她甚至连与旧主隔海相望都做不到了。

因为在她的西方,那片与东三省血肉相连的土地,也都改易了旗帜,成了别人家的东西。

库页岛,面积7.46万平方公里

台湾岛+海南岛,共约7万平方公里

失外东北,使我中华无北太平洋出海口

失库页岛,使我中华在日本海无立锥之地

14亿国人同泣血

……

 
[责任编辑: 315xwsy_susan]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www.315xwsy.com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315记者摄影家独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