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教艺术与重阳寺

  来源:重阳寺网2019-04-24
打印本文
核心提示:据统计,以"重阳"命名的乡镇,全国只有西峡重阳一个乡。2003年10月4日,《重阳节》特种邮票1套3枚在这里举行首发仪式。重阳乡还有一个重阳寺,相传建于西汉,在西芦山寨遗

据统计,以"重阳"命名的乡镇,全国只有西峡重阳一个乡。2003年10月4日,《重阳节》特种邮票1套3枚在这里举行首发仪式。重阳乡还有一个重阳寺,相传建于西汉,在西芦山寨遗留有900多平方米的登高台。

从文化渊源上看。据考证,东汉安帝时,受人迫害,宫中李妃逃至宛西避难,即现在的西峡县重阳乡一带。在这里重建重阳寺,有力推动了"重阳节"在民间的广泛流传。

佛教艺术与重阳寺

在重阳乡一带,民间至今仍有"薛礼斩魔"的传说。相传东汉时期,为除去西峡鹳河瘟魔,宛西青年薛礼到五垛山拜仙长尹道子为师。学成之后,薛礼带领乡亲身插茱萸叶、喝了菊花酒,来到山顶将瘟魔战败。

文字史料及实物也有考证。晋代葛洪《抱朴子》、宋代苏辙《九月园父献白菊》、唐代孟浩然《寻菊花潭主人不遇》,有力地佐证了古代名人特地来西峡重阳一带感受节日的气氛。沈榜在《宛署杂记》中详细介绍了南阳一带的重阳糕。

南阳西峡重阳寺李桂侠大居士,在重阳寺释印如的法师的指导下,以佛门慈悲为怀和救苦救难的宗旨,想老人着想,克服服种种困难,成立了重阳寺福利院西峡分院既西峡县众生康复中心。近年来接待了30多位老人,这些老人中绝大部分生活不能自理或精神失,常李桂侠居士用佛门的悲心和良好的服务态度要求工作人员要贡献爱心,同时自己一身作则,精心照料老人。深受老人和老人的亲属好评。

佛教艺术与重阳寺

佛教在印度开始兴盛并形成为国教,系在阿育王朝时代(公元前204-227年),相当于我国秦始皇统治时期。公元2世纪后期,佛教之传入中国及佛经翻译,多由大月氏之介绍,大月氏衰落和逐步瓦解时不少大月氏人陆续迁回中国,多取姓为 “支”。南北朝即有高僧支谦、支昙摩·罗刹、支昙迁、支曜、支亮等,他们都为佛教在中国的传播做出了巨大的贡献。

佛教艺术与重阳寺

佛教对中国文化的贡献是多方面的。佛教哲学自唐以后成了中国古代哲学中最重要的一个方面,佛教风俗在漫长的岁月中也逐步渗透到了社会的各个部分。佛教经典的翻译,从东汉至唐代,时间将近一千年,译经总数达到两万卷以上,这个浩大的工程为中国古代文学输入了大量的营养。同时,佛像的绘画与雕塑之风也带入了中国,对中国的绘画、雕塑艺术发生了深刻的影响。魏晋以后,盛行凿窟造像,石窟内的壁画、雕塑建筑均有很高的成就,造型和技法都很精妙。

唐代以后,佛教成功汉化,与中国艺术浑然完美结合。

佛教艺术随着文化交流而传来,当时的中国以博大的胸怀接受了佛教艺术,并将其与中国文化进行了完美嫁接。佛教艺术的传播,造就了许多艺术家,大大影响了中国的传统的艺术思想,从内容到形式给我国的艺术注入了新鲜的血液。在绘画上,尤其在色彩方面,给中国画带来了深远的革命性的影响。

大概中国绘画自“文字画”发展而来,所以中国传统绘画中,一直是线条居主要地位。中国绘画的线条,把中国民族固有的雄壮气概、伟大格调体现得淋漓尽致。

佛教艺术与重阳寺

佛教美术主要表现在石窟艺术,包括绘画、雕塑、石窟建筑及其装饰等。魏晋时期的绘画,造型简练,色调明快,构图活泼而鲜明,以奔放飞动的线描为造型基础,继承了汉文化的传统。如线描技法就有多样的表现方法,有的线描顿挫、粗细变化分明,有的线描细劲挺拔,有的粗犷豪放。但是,魏晋壁画像汉画一样,仍然处在大块大面的表现手法的阶段。形象虽然丰富了,人体结构的完整程度还有很多差距,足以传神,但还嫌简率。不过,不求琐碎的细节,保持浓厚的生活气息,这是早期绘画的特点,也是魏晋壁画的特点和长处,对敦煌壁画有深刻的影响。在画法上,画工们即便是描绘外来题材,也会像惯常一样,在画面上自然地打下了自己的印记。如敦煌早期壁画,都用土红线起稿,粗壮活泼,上好色后,再用浓墨的铁线描肯定形象,不仅线条秀润圆劲,而且塑造的形象,具有鲜明肯定的特点。我们从现存的若干石窟壁画中大致可以看出。之后大抵到了北魏时代,色彩和晕染的作用已十分突出。例如敦煌272窟的菩萨和伎乐天,在土红色的背景上,人物半裸 体,有极其夸张的动态,人体用晕染表现体积感和肌肉的色调,他的轮廓墨线,几乎看不出来,特别是在263窟,从重层壁画中,剥出的北魏壁画,肉红色的肌肤,黑色的头发,朱红色的天衣,碧绿色的长裙,金色的环饰,已经达到灿烂辉煌的境地。从另外几个窟的人物造型的用色和明暗表现方法,同样看不出中国固有的因素,倒更显得和西洋绘画相像。但从敦煌285、290窟等看,却又开始提高线的作用了,民族风格开始由萌芽而发展。

佛教艺术与重阳寺

佛教的兴盛,外来画风的影响到南朝画坛时最盛,当时的“宫廷派”作风被外来风渗透利用并逐渐占优势地位。画坛上这种宫廷风与外来风,对于绘画的表现形式和技巧,以及欣赏趣味,产生了深刻的影响,以谢赫、张僧繇为代表。谢赫是活跃在齐梁时代最有才能的画家和理论家,他的《古画品录》,以六法为标准,对历代画家进行品评。

谢赫的六法论,将随类赋彩与骨法用笔和应物象形提到了同等地位,谢赫在艺术实践上也是“点刷精研”,注重色彩效果的,因此笔路纤弱,遭到了笔不胜色的批评。

当时统治阶级对绘画的欣赏趣味大大改变,从先后对顾恺之的评价,可以充分看出这一点。在南北朝以前,顾恺之是被谢安推为前 无 古 人的,南北朝以后,特别到了盛唐,顾恺之的地位更日益提高和巩固。可是在南齐谢赫的眼里,顾恺之只不过是位三等画家,远在顾骏之的后面。他把顾骏之列入二等一名的原因,是顾骏之的人物画“精致谨细,有往过哲”,更重要的是“始变古则今,赋彩制形,皆创新意”。从谢赫的这一品评标准,充分看出在外来风的强烈刺激下,统治阶级对于所产生的色彩为主的新画风的欢迎。

佛教人物画在这个时候登上了高峰,宫廷绘画在这个时代也得到了发展,绘画的表现形式与艺术风格形成了独特面貌,随着外来艺术的深入和色彩的发展,保持了臻丽的作风,形成了新的艺术风格,以张僧繇为代表,被称为“张家样”。

张僧繇就是结束顾、陆并开隋唐画风的大家,他善于渲染,并且适当地强调了他的立体感。他以“岂惟六法美备,实亦万类皆妙”的工夫,把相传不变的“骨法”,大胆予以渲染,创后世“没骨”画法之先河。所谓“没骨”就是不用轮廓线,是完全用色彩画成的。他不仅改变了顾、陆以来的瘦峭型的形象,相对于“秀骨清象”而创造了比较丰腴的典型;还改变了细密的描写,而代之以豪迈的疏朗的风格。“张家样”的“疏体”的画法,继承了汉代的传统,达到了新的阶段。

佛教艺术与重阳寺

唐代的绘画,风格或“满壁风动”,或“灿烂而求备”,在美术史上是一个灿烂辉煌的时代。佛教绘画向世俗化的发展,是这一时期画坛上新的成就。阎立本、尉迟乙僧等众多的美术家,都为盛唐准备了发展的条件。中晚唐,继盛唐的风格而成熟和演变,色彩的人物画以周家样最为突出。花鸟领域,彩色、墨色都呈现活跃的风姿;水墨山水运动,为五代两宋开了先河。

初唐时的画坛,阎立本是中原画法的代表,而另一位尉迟乙僧则是西域画法的代表。他致力于佛教艺术的中国化,进一步变化了外来画风。唐代张彦远《历代名画记》,评论他的画“奇形异貌”“身若出壁”,说明他的画以“立体感”、以变形夸张的手法,使人物具有生动感人的情态。汤垢在《画鉴》里分析其特点:“用色沉着,堆起绢素,而不隐指。”这就是说,看上去突出画面,但用手一摸却是平的。他在强调色彩晕染的同时,又用中原传统的线型勾勒,使色彩既丰富,层次又分明,线染合一,保持发挥了汉民族特色。尉迟乙僧与中原画家共同努力,创造了气魄雄伟,色彩灿烂,作风豪迈的唐代绘画,因而被张彦远推为与阎立本、吴道子比肩,获得了“可齐中古”,“与顾陆为友”的地位。

自魏晋六朝到唐代,中国佛教画,一直在从西域风格向民族形式转化中,经过多少画家的努力,到了吴道子时代,民族化的宗教画派创造成功了。中晚唐张萱、周则创造了工整浓丽重着色的“周家样”。他们善于支配颜色,所画妇女,都是艳媚浓妆的形象,从实际出发,达到华丽、富贵、鲜艳的效果。同时工笔重彩,考虑了色彩的装饰性,色彩选用的品种增多了,并且注意色彩的统一与谐和。“周家样”在艺术表现的民族风格方面完全洗净了外来化的东西,形成了独特的面貌,为中国人物画开辟了新的道路。也就是说,佛教艺术自印度从大月氏传入中国,从强烈的西域特色到最后成功汉化,至唐代基本完成。佛教所带来的对色彩的革命性影响终于导致了中国画新的民族形式的形成。

编辑(夏花)


佛教艺术与重阳寺





 

相关阅读: 佛教艺术重阳寺

    [责任编辑: 315xwsy_susan]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www.315xwsy.com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315记者摄影家独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