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每一只南京的鸭子,都死得其所

  来源:今日头条2019-02-28
打印本文
核心提示:让每一只南京的鸭子,都死得其所
在中国人的美食印象里,当提到鸭子的时候,首先都会想到三种鸭子:北京烤鸭,武汉周黑鸭和南京盐水鸭。
北京烤鸭名声在外,作为一个被外国人热捧的国宴大菜,无疑风头最盛;武汉周黑鸭直接将鸭子做到了上市,现在连锁店更在全国各地全面开花。相比较之下,外地人对于南京鸭子的印象就单薄得多了。
让每一只南京的鸭子,都死得其所
被真空包装,逢年过节时大量在亲朋间礼物往来中出现的盐水鸭,以及经常穿插出现,没资格独立支撑一个小吃店面的鸭血粉丝。
盐水鸭不好吃,鸭血粉丝太小气,外地人对南京鸭子的印象也就仅止于此了。这要是让每年牺牲在南京城中的一亿多只鸭子听到的话,它们一定会气到还魂。
在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没有一个地方比南京更懂鸭子,也没有一个地方比南京更执着于鸭子。
论懂鸭子,南京人认第二,谁也不能认第一。
让每一只南京的鸭子,都死得其所
东北巨星尼古拉斯赵四有一句名言:没有任何事情不能用一顿烧烤来解决,如果有,那就两顿。
这句话对南京人不成立,因为南京人自古以来就有自己的一套独特解决问题的食物密码,那就是鸭子。
有南京的小伙伴开玩笑说他们从小就被要求养一只鸭,跟着一起上学,一起练级,一起成长。在成年那一天,亲手杀掉这只鸭子,肉做成盐水鸭,血液和内脏做成鸭血粉丝,这就是他们的成人礼。
让每一只南京的鸭子,都死得其所
虽然说的很夸张,但也生动表现了南京人和鸭子之间深厚的渊源。
老南京人的日常就是从早上的鸭油烧饼开始的,到了中午吃一碗美滋滋的烧鸭汤,晚上去街头巷尾的卤鸭店斩一只鸭,夜宵则选择国民小吃鸭血粉丝来喂饱肚子。
只要愿意,南京人的一日三餐都可以交给鸭子,还能保证长时间的不重样。
鸭子很苦恼,因为南京人无论做什么都会强行与鸭子扯上关系,找到各种理由来享用它们。
南京人买鸭子都不说买,而是说斩只鸭子,方言读作攒,一个斩字就可以看出南京人买鸭子时候的惬意,以及吃鸭子时候的潇洒。
让每一只南京的鸭子,都死得其所
今天有点累,斩只鸭子犒劳一下自己。
这个月发工资了,斩只鸭子来庆祝一下。
家里来客人了,斩只鸭子吃。
不知道今天该吃啥,斩只鸭子吃。
明天过节了,斩只鸭子吃。
好久没吃鸭子了,斩只鸭子来吃。
什么?你去斩鸭子啊,那我也顺便斩一只吧。
连出去踏青,南京人带的都不是零食,而是由鸭头鸭胗鸭脖组成的掌中宝。
用《唐伯虎点秋香》里的话来说:鸭子真的是居家旅行必备的好东西。
鸭子很无奈,因为在南京它们不仅充当着硬菜和小吃的角色,还活出了零食的既视感。
让每一只南京的鸭子,都死得其所
南京人吃鸭子,就像是吃瓜子儿一样,用来打发无聊寂寞时光。
就是要吃你,别问理由好不好!
让每一只南京的鸭子,都死得其所
被金陵王气加持过的鸭子,注定鸭生轰轰烈烈。
古龙说: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而当你走进南京的任何一条街道,只要有人的地方一定有卤鸭店,有卤鸭店的地方,随时都会有南京人在排队斩鸭子。
让每一只南京的鸭子,都死得其所
听过这样一个梗:在南京(除紫金山,玄武湖,长江)如果有一个地方周边一公里内没有卖鸭子的,这地方绝对待开发。
如此痴迷于吃鸭子的南京人又怎么可能只有盐水鸭和鸭血粉丝这两样绝活呢?
一年吃掉的鸭子可以绕行地球一圈的南京人汇聚了几百年的智慧,开发出了鸭子界F4,分别是盐水鸭,焖炉烤鸭,酱鸭和板鸭。
南京的盐水鸭有另一个名字——桂花鸭。金秋九月,木樨花开,在南方错综复杂的水网河流系统中自由穿行的麻鸭们,吃饱了盛秋零落的桂花,喝足了江南温婉的河水,肉质变得极其鲜美,在撕开的鸭肉中隐隐会飘出桂花清香。
盐水鸭肉质鲜美,刚入口时会觉得微咸,再咀嚼两口后,唇齿之间就只剩鲜香,回味无穷。恰如六朝古都的南京,威严厚重的历史沧桑背后,是洋溢不住的烟火气。
吐槽盐水鸭难吃的外地人,99%是吃到A货了。
让每一只南京的鸭子,都死得其所
当提到烤鸭最先被人想到的是北京烤鸭,但认真论起来的话,北京烤鸭是南京焖炉烤鸭带出来的后生晚辈。
北京烤鸭是儿子朱棣从南京带过去的一批做鸭高手创造出来的,焖炉烤鸭则是老子朱元璋钦点的每日必吃。两者之间就像是《倚天屠龙记》中嵩山少林寺和西域少林派的关系。
天下武功出少林,焖炉烤鸭在辈份上稳压北京烤鸭一头,虽然名声不如北京烤鸭,但在风味上却丝毫不让。
做焖炉烤鸭时,先用饴糖刷遍鸭子全身,在风干后用炭火慢慢烤熟。当炽热与糖分相互碰撞,发出呲呲的美妙音律时,再用麻油涂遍鸭子全身,接受最后一轮高温的洗礼,直到鸭子通体金红,美味出炉。
让每一只南京的鸭子,都死得其所
让每一只南京的鸭子,都死得其所
酱鸭色泽通润,如同其名字般的酱红色可以勾动每一个食客的辘辘饥肠。而南京的酱鸭又尤以酱鸭头出名,虽然无法果腹,却能让口中每一处味蕾都得到极致的享受。
不知道大家的童年记忆里有没有一种零食,名字叫南京板鸭。如果你以为该零食的味道就是南京板鸭的味道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
南京板鸭号称六朝风味,分为腊板鸭和春板鸭两种,距今已有600多年的历史,明清时期的金陵城中就流传着这样一首童谣:古书院,琉璃塔,玄色缎子,咸板鸭。
古书院是国子监,琉璃塔是大报恩寺,玄色缎子是云锦,咸板鸭就是南京板鸭了。南京板鸭能与南京其余三个标志性物事并称,足可以看出南京板鸭在南京人心中的地位了。
让每一只南京的鸭子,都死得其所
而除了鸭界F4之外,大量从鸭子身上衍生出来的美食也生根在南京的大街小巷之中:鸭油烧饼,烧鸭包,鸭血粉丝,鸭四件,烧鸭汤,鸭架汤,烧鸭面等等。每一种都是不一样的风味,鸭子也想不到自己味道这么多变。
值得一提的是,南京著名的回民美食——美人肝,实际上就是用鸭胰脏爆炒而成的,变废为宝,成就了鸭子又一道传世名菜。
在南京,你会在迎来送往的流水宴席中,在最中心的摆盘里看到鸭子的身影;也会在匆忙穿行的人潮中,在庸庸碌碌的风尘江湖里尝到鸭子的风味。
让每一只南京的鸭子,都死得其所
这是南京鸭子最不同于别处的地方,出世落落大方,入世烟火弥漫,到任何一处地方都不落下品,不入俗套。
潇洒如斯,恰如金陵才气风流。
让每一只南京的鸭子,都死得其所
外地人要想用最快的速度和南京人拉近距离的话,最好的办法就是聊鸭子。
聊到尽兴处,没准就会有热情的南京人拉着你走到一家不起眼的小店前,在喧闹的人海里,对着落满油污的玻璃窗口,朝里面带着眼镜,从容看报的老师傅说:老板,斩个前脯,再来两瓶啤酒。
等吃了鸭肉,喝了啤酒,你就算是半个南京人了。
不要想太多,饱餐一顿后,漂泊的心可以在这曾经孕育出无尽繁华,也承载了无数苦难的六朝粉都里暂时得到安宁。
让每一只南京的鸭子,都死得其所
在南京,鸭子的话题永远不过时。每个南京人的心里都有一个排行榜,哪家卤鸭店的鸭子够味他们都了如指掌。
一家好的卤鸭店,可以征服邻近几个小区。
而且不仅仅是人,全南京的狗也深谙其中的美食之道,因为它们都是吃鸭屁股长大的。
从明洪武年间朱元璋养成了每天吃一只烤鸭的坏习惯开始,整个南京城的鸭子也放弃了爱洗澡的好习惯。
谁知道碧波绿水,丰盛水草之间,有没有一双眼睛正死死盯着自己。
这肥美的鸭头,好想嗦;这健硕的身体,真想吃;这蓬松的绒毛,做成鸭绒被;还有……妈哒,上!
十里秦淮河中只剩下一圈圈涟漪和鸭子惊惶失措的叫声……
让每一只南京的鸭子,都死得其所
如果可达鸭生活在南京的话,一定会成为传说中的神奇宝贝,毕竟可达鸭黄黄呆呆的样子很容易勾起南京人的食欲。
没有一只鸭子可以活着离开南京,这是南京人和鸭子千百年来达成的生死默契。
把你交给我,我会让你跟别的鸭子不一样。
数百年间,金陵城中来来去去那么多的美食大师已经将鸭子开发到了极致,同时也保留了南京鸭的平民价格。
物美价廉,是对美食最好的评价,南京鸭从诞生那一刻开始,就一直是这一评价的保持者。
让每一只南京的鸭子,都死得其所
南京鸭不仅可以让北京烤鸭叫爸爸,在价格上也无限碾压北京烤鸭。
相比较北京烤鸭动辄268,298的惊人价格,在南京你只需要40块钱就能随便挑了。
不要说帝都繁华,物价飞涨,谁还没当过首都了?
做鸭,凭良心的。
让每一只南京的鸭子,都死得其所
最后劝劝来南京旅游的小伙伴们,等转完夫子庙,秦淮河,明孝陵,中山陵等一系列指南上说的游南京必去的景点后,一定要丢掉指南,就近选一个老小区,一头扎进去。
温暖的午后,坐在一家装饰普通的小店前,点一碗便宜足量的烧鸭面,和店家随意的扯东扯西,看看寻常巷陌里的人来人往。
让每一只南京的鸭子,都死得其所
只是一碗面的功夫,你就会明白什么是南京的烟火气,什么是南京人的风骨,什么是人间有味是清欢。
大吉大利,今晚嘬鸭。

“老板,斩只鸭子,不要颈子搭个头。”

(编辑:守城)


让每一只南京的鸭子,都死得其所

 
[责任编辑: 315xwsy_susan]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www.315xwsy.com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315记者摄影家独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