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的手中,千年的铜艺被恢复了

  来源:今日头条2019-01-05
打印本文
核心提示:在他的手中,千年的铜艺被恢复了

“我爱铜官乐,千年未拟还。”李白的诗写过铜山之美,令人心生向往。铜,在古时称“金”或“吉金”。

在他的手中,千年的铜艺被恢复了


《汉书·律历志》中记载“铜为物之至精,不为燥湿寒暑变其节,不为风霜暴露改其形。”中国的青铜文化历史悠久,形成至今已有4500年左右,鼎盛的青铜时代(夏至战国)更是持续了一千六百年之久。

流传至今,在我们生活中,铜艺这门艺术变得越发“神秘”起来,生活中的“铜”味也似乎越来越少。今天就让我们走进铜臻艺术,去听一听这场关于他们的故事。
郭召兵,艺名巴丘,铜臻艺术艺术总监。青年雕塑家、当代画家、中央美术学院研究生、天津工大艺术系导师,2008年中央美院毕业后一直从事高校教学和雕塑创作。他的作品,多以抽象写意的风格为主,擅长将人生感悟融入到作品创作中,看他的作品,能体会到一番人生意境。
在他的手中,千年的铜艺被恢复了
出生并生长在山东一个普通农民家庭的郭召兵从小就喜欢画画,经常在作业本上比着课本或小人书上的图画临摹自己感兴趣的画,有时还用黏土捏塑周围的人物和一些小动物。
自从考上美院雕塑系才开始了系统的雕塑专业的学习和研究。至今一直从事雕塑的学习、研究、创作及教学工作。在这一过程中不断受到东方传统美学的影响,在创作中更加注重意境的表达,在雕塑塑造中突出线得表现力,追求作品轮廓线的韵律感、形体饱满感、内在的平静感。在创作中一直致力于对美的本质及其核心价值的诠释,也就是儒家所谓的,美就是道德理想的完美实现;道家所谓的,美是绝对自由的;佛家所谓的,美就是超脱。
在他的手中,千年的铜艺被恢复了
郭召兵介绍道:铜艺因为其自身的历史渊源和文化底蕴,不被世人所了解,给人一种神秘感。在我国古代,铜器不是一般人能拥有的,它作为一种权力和地位的象征、一种记事耀功的礼器而流传于世。就在当今人们的脑海里,一说到青铜器,大家第一时间反应的就是博物馆的古董和城市广场的雕塑,给人一种高高在上而无可触及的感觉。
在他的手中,千年的铜艺被恢复了
随着人们的生活水平不断的提高,对精神文化方面的需求也大大的增加,人们才开始慢慢了解铜艺,接受铜艺。但是由于其制作的工艺复杂,起点较高,真正能传承古法铜艺的人已经非常少了。
在铜臻艺术刚成立初期,郭召兵和其他几位创始人也走过一些弯路,但是最终因为热爱这门工艺还是坚持了下来直到现在。他说,让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在产品的定位上,起初大家都是创作的一些偏雕塑学术性的作品,极富个性的造型和高冷的价格,却并没有想象的那样受广大消费者的喜爱和需求。
这个状况,让铜臻艺术几个创作人有些堪忧,也让他们得以反思。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在考虑如何创作出大众所接受,又能符合铜臻艺术的品牌愿景。最终经过反复调查,他们决定去体现一种家文化,摆设在家中能营造一种氛围,体现一个人的涵养和态度,铜器的厚重感和文化底蕴,正好能迎合这个需求。
在他的手中,千年的铜艺被恢复了
铜艺要想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并被大众接受,在创作题材和生产工艺上必须考虑大众的审美需求。在具体的创作和生产中,铜臻艺术的产品有不同于传统的工艺品,总体定位在彰显东方美学本质,具有传统美学特征的现代铸铜工艺艺术作品。
从形象上具有传统的意义又结合现代人们的审美需求,造型更现代。铸铜工艺更现代,颜色处理上更丰富。
在他的手中,千年的铜艺被恢复了
于是,郭召兵想到了古人们喜欢把情感寄托在动物和植物的身上,通过动物和植物表达情感,如“十二生肖”就是动物形象,还有许多装饰性的纹样多是从植物的形象上发展而来。所以动物和植物在中国传统的造型领域具有极强的象征意义。
随着当代社会的急速发展,人们的日上生活节奏也随之加快,人们在快节奏生活压力下,渴望得到喘息的机会,使内心得到一片平静的天空,禅宗文化提供了这种可能,所以禅与艺术的结合能够满足人们的这种需求。铜这种材料,作为一种传统的贵金属,在中国具有象征意义。古代象征权利的“鼎”、象征财富的“铜钱”等都是铜质的,另外铜在中国还有镇宅驱邪的意义。所以铜与艺术的结合在中国具有现实意义。
在他的手中,千年的铜艺被恢复了
说到铜艺这门工艺,常用的就是失蜡铸造法,其特点是能铸造出形状非常复杂、精细、美轮美奂的铜器,从泥塑、灌型、修胚、再造型,修整、铸造,再到抛光打磨表面处理等,需经过几十道手工工序,每一个步骤都是环环相扣的,某一个步骤没衔接上,就前功尽弃了。所以失蜡铸铜法成品率不高,需要手艺人沉下心来,专注去做一件事。一个细节的确定,而进行反复修改,甚至耗费数月,郭召兵和他所在的团队每个人都会本着还能够更好的心态来完成作品的创作。
在延续了古法失蜡铸铜法的过程中,必不可少的课题就是“创新”,结合现代的工艺,加以升华和优化。
在他的手中,千年的铜艺被恢复了
在这期间,郭召兵和其他同事用2年时间,研发出了“焱彩高温灼色”,这是一种能丰富铜器色彩,又能保持铜本身的金属质感的一种铜工艺着色技法,不同于丙烯喷漆,颜色过于死板没有层次。
炎彩高温灼色是通过对高温的把控,在催化剂的作用下,在铜的表面发生化学反应,不同温度下,呈现出来的效果也不一样,通过一层层的覆盖,就像是画油画一样,灼色丰富而富有层次感。因为只有很轻薄的一层,所以又能感受到铜器的金属质感和厚重感,既符合现代的审美需求,又不乏铜器的高贵。
在他的手中,千年的铜艺被恢复了

郭召兵说,艺术作品尤其是雕塑艺术作品,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是一种趋势。艺术不应该只单单是美术馆、博物馆及其他艺术机构的座上宾,供人们非接触性的参观与欣赏。艺术只有进入人们的日常生活,和人们进行零距离的亲密接触,才会体现出艺术的生生的不朽活力,其真正的生命价值才能得到充分的彰显。

(编辑:守城)


在他的手中,千年的铜艺被恢复了


 
[责任编辑: 315xwsy_susan]

免责声明:

1、凡本网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www.315xwsy.com的所有文字、图片和音视频稿件,版权均为315记者摄影家独家所有,任何媒体、网站或个人在转载使用时必须注明来源315记者摄影家违反者本网将依法追究责任
2、本文系本网编辑转载,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3、如涉及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请作者一周内来电或来函联系。